第六百零七章 曹氏负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却说那日夏侯渊战败之后,便一改常态,两日来一直都是按兵不动,却在山中四处布置了各种易燃之物,而从安邑城里,又送来不少的硫磺硝石,夏侯渊又命人布置于山中。品书网()

另一边,前番马纵横虽已安抚了众人,但眼下看到夏侯渊军明显摆出一副要烧山的态势,山寨诸部不由都纷纷心慌起来。

这日,更不知为何,马纵横心头一直在跳个不停,好似有不祥之事发生,再看风向正朝东北,一旦敌军放火,恐怕须臾之间,火势就能蔓延整个凤波山。

此时,正是黄昏时候。马纵横立身于山顶之上,默默地看着落日散发着最后的余光,眼里烁烁发光,不知在沉思什么。

这时,陈到快速策马赶了过来,翻身下马后,拱手便报:“主公!我依你吩咐,已命寨中诸部收拾好行装。入夜之前,应该就能开始望后山撤离了!”

“好!那夏侯妙才见我撤走,必会放弃纵火烧山,急来攻打我寨。到时你可如此如此!”马纵横疾言厉色地向陈到教付到,陈到闻言,不由震色,慨然领命。

“今夜,大概就能分出胜负了!”马纵横眼神凌厉,呐呐而道,浑身气势盛然而起,让陈到一想到自己今夜又能与马纵横共同进退,并肩杀敌,不由为之振奋。

不久后,黄昏过去,天色渐渐黑了起来。夏侯渊看时机已到,正要放火烧山,哪知忽有细作来报,说敌军全都望后山撤离了。夏侯渊一听,不由大喜,喝道:“好!!看来这马纵横终于知道怕了!!传我号令,立刻奔杀上山,先占了敌寨,断了敌人回撤之路!!”

“那还要不要放火烧山?”一员将领听了,急是问道。

“混账!!若是我等正要攻寨,放火烧山,岂不引火**!?”夏侯渊闻话,不由恼怒,没好气喝叱道。另外又有一个将领,面带疑惑地问道:“可是敌军已撤,我等就算攻占了山寨,到时恐怕敌军也已逃去了,这可如何是好?”

“哼,这我却早有安排,尔等放心便是,今夜那马家小儿纵是有天大的本领,也插翼难飞了!!”夏侯渊一声喝下,遂是迅速调令。众将一一领命,旋即转出帐外,召集各自的部署。

不一阵后,只听杀声大震,火把如星,夏侯渊引兵气势如虹地往山上奔杀而去。

不知不觉,到了夜里初更时候,天上挂着一轮残缺的半月,如同勾牙,闪闪发光。此时,夏侯渊正是引兵杀到了凤波山上营寨。哪知,蓦然间,擂鼓大震,营内忽然乱箭飞起。

夏侯渊吓了一跳,不禁瞪大了眼,看着前去扑杀的兵士都被射退,方才回过神来!!

“好你个马纵横!!你是怕我放火烧山,故意详装撤走,诱我上山来战耶!?”夏侯渊反应过来后,恼怒极了,扯声骂道。

“哈哈哈,夏侯妙才,你虽百般忍耐,步步为营,但最终还不是中了我计?”这时,寨上传来了马纵横的吼声。

夏侯渊听了,大怒不已,但却不肯服输,喊道:“那又如何!?我军足有三千兵众,若要强攻,谁赢谁输还是未知之数呢!!”

山寨高台处,只见马纵横在诸将拥护之下,两边有两个硕大的火盘照明。马纵横听了夏侯渊的话后,却是咧嘴笑了起来。

“不!今日你我要不落个两败俱伤,要不就是你葬身火海!”就在马纵横话音刚落,猝然间山下竟然冒起了熊熊大火,加上正好吹的是东北风,大火迅速地由前山的位置换望山上蔓延过来。

“马家小儿~~!!你简直是疯了~~!!!”夏侯渊看到大火蔓起,吓得轰然变色,其麾下也全都勃然变色,瞬间混乱起来,阵脚大乱!

毕竟火势从前山烧来,马纵横与他的麾下大可从后山逃去。但他们却是不同,如今被挡在一座如同庞然大物的山寨下,一旦火势扑来,他们必定葬身火海!当然,若是马纵横等人拼死死守,死拦他们,或者也有可能逃之不及,因此他说两方会两败俱伤,亦并无道理。

“来吧,夏侯妙才,好戏要开始了!”马纵横咧嘴一笑,那笑容简直就是让人心寒,望向山寨下的夏侯渊军如同在看死人一样。

彼军尚能存几分生机,而自军眼下状况明显就是九死一生。夏侯渊的部署自然心慌急躁,一些将领更是不等夏侯渊的号令,急是下令攻打营寨,一众兵士都也不想葬身火海,纷纷持刃猛扑。

“给我射他个天翻地覆!!”陈到看得眼切,立刻大吼一声,只听他令声一下,瞬间寨内的数百弓nu手,齐齐放箭疾射。那些扑来的夏侯渊军顿是遭到了迎头痛击,就一阵间,死去了两百余人,这才吓住了后面欲要狂扑过来的其他部署。

“将军!!这不下令,让全军扑杀,我等就完了啦~!!”一个将领满脸慌乱急色地在夏侯渊旁边喊道。

夏侯渊一咬牙,知道眼下已无退路,这该要拼命时,他却也不会胆怯,咆声吼道:“听我号令,全军扑上,要想活命的,给我闯破敌寨!!!”

“寨上兄弟听着!!都给我卯足了劲,射死一个是一个!!让这些曹贼走狗,知道侵犯我马家军的代价!!”陈到这下也激奋起来,竭斯底里地嘶声吼道。寨内弓nu手瞬间士气大震,各是振臂高呼,扯声咆哮。

与此同时,寨下的夏侯渊军早已发起了攻势,各个都是面容狰狞,只为保命,而来拼杀,毕竟若不硬闯,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只不过,战争总是无情的。很快,寨上弓nu手射落的箭矢,纷纷残酷地夺去一个个求生者的性命。

咻咻咻咻~~!!

箭雨之下,一个将士猝是惨叫一声,右眼刚被射中,紧接立马又有几根箭矢射来,立刻把他射翻而去。另外又有一个兵士,被流矢直接击中面门,瞬间击毙。只听一道道惨烈的惨叫声,迭起不断,眼下俨然化作了修罗地狱。

只不过敌方的强烈阻击,并无熄灭了夏侯渊军一干人等求生的**,许多人已大举扑到鹿角处。而寨上的弓nu手毕竟只有数百人,始终还是射不住拼命来攻的夏侯渊军。

“冲呐~~!!!”夏侯渊军一个将领,高举大刀,奔马正飞,很快就冲出人丛,正往紧闭的寨门奔飞而去。

可就在此时,寨门蓦然打开,赫然正见有一部人马早在严阵而待。为首一员有着绝世威风的将领,手提龙刃,骑着一匹赤色神驹,正是马纵横也。另外在他后边,都是刀盾手,后面的则是长枪兵,俨然摆出了防阵。

“哇~~!!鬼神马羲,快纳命来~~!!”那夏侯渊麾下将士,眼看马纵横出现,这下倒是红了眼,竟忘了马纵横的可怕,驰马狂奔杀去。

马纵横冰寒面色,眼看那敌将来到寨门之下,方才拍马而出,两人须臾相遇,只见刀光一闪。那奔杀过来的敌将,坐下战马是飞去了,人却猝霍地分开了两半。

马纵横缓缓勒马,望向那些正冒着箭雨,垂死挣扎的敌军,淡淡道:“还有谁敢再来?”

“我!!”

“我~~!!”

“还有我~~!!!!”

马纵横话音刚落,又有三个夏侯渊的部将奔马飞出,全都是狰狞拼命的凶煞之色,火速奔向了马纵横。马纵横依然等到那三人杀到寨门之才,方才雷厉出手。

突兀,马纵横与那三人相遇,舞刀飞劈,施出刀式不但力劲浑重,而且速度猛烈,那三人根本无一人是马纵横一合之敌,不一阵纷纷死在了马纵横的龙刃之下。

“还有谁来?”马纵横面容冷酷,轻淡的声音,不由让人觉得他有些轻蔑生命。或者正是他这种态度,很快又有几员将士忿然应起,策马狂奔杀去。

一阵后,前往攻来的夏侯渊军,还是无一人能靠近寨门,被乱箭射死的人也越来越多。而寨门之下,满地尸体,莫约有十几人,全都是夏侯渊的部将,而且死相可怕,不是被拦腰砍开,就被力劈为二,或者不见了头颅。他们的坐骑全都被寨门下的兵士给抢了。

马纵横依然在那位置,提刀,立马。问的还是那句话:“还有谁来?”

这下,纵是这些急欲求生将士,也被鬼神的可怕给吓得退却了。仿佛宁愿葬身火海,也不愿面对这尊可怕的鬼神。

竟是无人回应,士气刹地低落下来。

“呜嗷嗷嗷~~!!马纵横你莫要欺人太甚,敢与我死战耶~~!!?”就在这时,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夏侯渊,终于主动向马纵横发出了挑战!

而马纵横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嘴角不由微微上翘。

原来,他早就计划好,一旦杀了这夏侯渊,趁敌军大乱,立刻往后山撤军,如此一来,时间还是足够充足的。而他此番不惜冒险,留在凤波山的目标,也算是成功了!

“夏侯妙才!你还算是个人物!!听我号令,退后十丈!!”马纵横一举龙刃,只听龙刃震荡时,还伴随着阵阵可怕的嗡响。很快寨门下的部署听令后退,退足十丈!

夏侯渊也不示弱,飞马赶到寨门之下,距离马纵横也只有十丈左右,双眸如同喷火,咬牙切齿地道:“当年阿瞒就该听我,不该心软,和袁氏兄弟联手早除了你这心腹大患!!当年更不应该替你向大将军引荐,如今你羽翼丰满,可谓是养虎为患也!!”

“哼!我不负曹氏,是曹氏负我!!”马纵横闻言,目光一寒,厉声喝道。一声之威,如有雷霆轰落,天地震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