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酣斗夏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夏侯渊一瞪眼,忽然喊道:“竟然你不愿负我曹氏,何不投于我曹氏麾下!只要你愿意随我回去洛阳,我保证可保你荣华富贵!!”

夏侯渊此言一出,两军将士无不一惊。[马纵横听了,却是纵声大笑:“哈哈哈哈~~!!夏侯妙才你倒是学会了曹阿瞒那满口胡话的本领!!我随你到洛阳,不是自入虎穴?曹阿瞒能容下我吗!?他敢吗!?”

马纵横最后一句喝问,霸气泯然,同时背后更展现出一面赫赫威风的鬼神相势。

夏侯渊面色一变,冷声喝道:“放肆!”

“休要废话,快来一战罢!!”

“不知死活,我这便来取你狗命!!”此下,夏侯渊心知这一战不可避免,大喝一声,提起手中大刀,倏然奔马出战。马纵横一提龙刃,亦也驰马迎去。

眼看两人都是来势汹汹,杀气腾腾,两军将士、兵众,一下子都不禁停住了手,纷纷凝色望去。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猛地交战一起。倒是夏侯渊先发猛攻,提起手中大刀,连刀狂劈猛砍,如若道道烈风袭击,施出的正是夏侯家的烈风刀法。面对夏侯渊的猛攻,马纵横却也并不慌乱,提刀拨打挑挡,把夏侯渊的攻势一一挡住。只见火花四溅,兵戈震响震荡不断,两人交战近有十余后。马纵横猝地忽发反击,拧刀骤飞砍去,刀势犹如神龙腾跃,一刀荡开夏侯渊的大刀后,雷厉骤劈,如神龙摆生,张口怒吞,施出的正是伏龙鬼神刀法中的—鬼舞神龙!

夏侯渊眼见龙刃劈来,浑身不由心惊胆跳,下意识地挪身避开。突兀之际,龙刃猛地一劈而空,夏侯渊倒是险险地避了开来,立刻提刀望马纵横心窝就刺。马纵横反应却也是快,挪身一闪,夏侯渊一刀刺空刹那,马纵横拍马就冲,人马分过之间,猝然气势骤起,鬼神舞刀,刀如龙起,赫然回首!

“伏龙鬼神刀法—龙回亢鬼!!”

却见龙刃骤起回砍,快得惊人,来势凶悍。夏侯渊的部将看得无不变色,纷纷疾呼起来,都叫小心。夏侯渊也瞬间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急是往前一扑,龙刃又是须臾飞过,竟又被夏侯渊险险避过了。

同时,马纵横飞马而去,夏侯渊急是起身,心惊胆跳,想起刚刚的凶险,更是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这马家小儿不愧有鬼神之名,如此下去,我恐怕真的要丧命在此!!”夏侯渊脑念电转,暗暗想计,这时见得马纵横已拔回了马,一对冷冽威凛的眼眸死死地盯住了他,那种眼神就像是巨龙盯着它的猎物,令夏侯渊又恼又惊!

“嗷嗷嗷!!!马家小儿你少来小觑人了!!!我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真本领!!”夏侯渊赫然发作,这下毫无保留,将全身气势盛放而出,瞬间只见一面极其生猛,人吼豹啸的诸犍凶兽相势遽然显现,让夏侯渊威煞剧增,眼下就如与那诸犍凶兽融为一体。

“哼!只会口放厥词的鼠辈,有何能耐!!”马纵横听了,却是冷哼一声,语气里尽是鄙夷的味道。

其实,这倒也不是马纵横看不起夏侯渊,实在高手过招,心理上的战术,有时往往能够出奇制胜!

马纵横想要激怒夏侯渊,如此一来,他急于攻打,他的招式就容易会乱,也容易露出破绽!

“杀~~!!!!”果然,受到马纵横这一挑拨后,夏侯渊顿是状若疯狂,嘶声咆哮,纵马狂奔杀去,俨然一副要与马纵横拼命到底的样子。

马纵横鬼神一般的眼眸,猝是一眯,眼看夏侯渊杀来,并不退缩,一拍马匹,慨然提刃迎上。

霎时间,只听‘嘭’的一声轰鸣,马纵横手中的龙刃与夏侯渊的大刀霍然碰撞一起,火花激射瞬间,夏侯渊蓦然提刀一挑,猝向马纵横面门刺来。马纵横眼眸一瞪,扭头就闪,夏侯渊见是不中,立刻抽刀又是一连急劈。

于是,两人又是鏖战一起。战至数十回合,被逼得一时落入下风的马纵横方才发现,夏侯渊根本没有受到怒火的影响,这招式看似急乱,其实都藏有杀机,且连接娴熟,根本没有破绽!若非马纵横武艺了得,身手敏捷,恐怕早就被夏侯渊给杀了!

“哼!狡贼!!”马纵横冷哼一声,奋然一起,挥刀猛地骤砍而去,顿是击开了夏侯渊的大刀,还把他震得连人带马一齐退开。

原来适才马纵横一直在蓄势待发,就等夏侯渊急于攻打时,露出破绽。这下,马纵横发现夏侯渊的阴谋,自然将之震开,重整旗鼓。

“马家小儿,你城府也是够深的!”夏侯渊一眯虎目,冷声而道,不由抓紧了刀柄,浑身杀气愈加浓烈,就与马纵横对视一起。

两人目光接触间,半空中如撞起了火花,两军人马都能感觉到这两人战意昂然,犹如两团烈火在燃烧一般。

“嗷嗷嗷嗷~~!!来吧!”夏侯渊扯声一吼,身后诸犍凶兽相势顿是变得更为强盛起来,随着夏侯渊的吼声震起,霎时间大地好似在颤抖一般。

马纵横目光一厉,更不答话,一拍马匹便是狂飙飞出。夏侯渊却无急于迎上,而是把刀按在马上,快取背后大弓,旋即他那诸犍凶兽相势仿佛与他融为了一体,做出与他相同的动作,拽弓拉弦,搭箭瞄准!

电光火石之间,只听连道弓弦暴响,一连迭起。策马正是冲起的马纵横,蓦然间看到一连数根箭矢,向自己飙飞过来,速度之快,怕是无法在须臾之间,将之尽数击破。

于是,便见马纵横猝地挪身闪动,兔起鹤落之间,眼见一根飞矢从马纵横右边脸额倏地掠过,紧接又有一根箭矢从他的身旁,贴着他的左臂倏地飞过,又有一根箭矢,更是可怕,就在他的脖子边一飞而过,还划出了一道血光。

其中之惊险,可谓是惊心动魄,而马纵横竟能在须臾之间,避过这连连可怕的袭击,也是教人匪夷所思。当时的情况,就算马纵横再是灵敏,只要他心头稍乱,怕早就非死即伤了!

旋即,又是‘咻咻’连阵破空暴响,一根正往面门射来,马纵横这下也不敢托大,急是把马一勒,减缓速度,眼看飞矢射到,挥刀一挡。‘嘭’的一声刚起,却又听破空震响蓦地接近过来,马纵横急是挪身一避,再往看去时,不由大怒,原来那夏侯渊竟是策马飞去,正在与他拉开距离。

“休跑!!”马纵横见状大怒。其实从一开始马纵横就暗有留手,并无全力以赴,却非他无心要杀夏侯渊。反之就因他取其命,方才如此。毕竟一旦马纵横一上来就是拼命,夏侯渊也不是笨蛋,看势头不对,肯定会逃,而他又有绝佳的箭艺,如果他决意要逃跑,马纵横也并无把握能杀得了他。因此,马纵横方才循循利诱,故意让战况变成不相伯仲,甚至还让夏侯渊以及他的部署,认为还有一丝取胜的希望。这样一来,夏侯渊方才会不断地拼命,到时只要他一旦疲惫,露出空档,就是马纵横将之击杀之时!

说来,若是换了当年马纵横还是个无头小子,往往可以趁敌将看不起自己,忽然暴发,一举击杀。但随着这些年马纵横名气大盛,甚至以鬼神之名傲视天下,因此与他对敌的敌将多数都会小心万分,由其像是夏侯渊这样狡猾多计的将领,要想杀他那就更难了。这倒却是名气大了的烦恼。

外话且不多说。却看夏侯渊忽然拉开距离,马纵横自是急追过去。夏侯渊便是连发飞箭袭击。他的箭艺实在高强,就连马纵横也被迫让他打断了几回冲杀,怒得咆哮不止。

“夏侯狗贼,你是个男人的话就连与我光明正大地杀上一起!!如此跑来跑去,与鼠辈有何异哉!!?”马纵横嘶声咆哮,身后鬼神相势更是蓦地升起,说来随着马纵横的实力越来越高,厮杀的次数越多,他背后的鬼神相势,渐渐也有了变化,由其鬼神的面容甚至渐渐成了马纵横的模样。甚至给人一种,马纵横就是鬼神化身的错觉!

“哈哈哈哈~~!!马家小儿,你不是自诩无敌于天下耶!?有种就追上我,取我项上首级啊!!”夏侯渊却是一副嚣张狂傲的样子,一边大笑一边讽刺。

孰不知山下的烈火,已熊熊如潮一般扑了上来,温度也愈加地炙热,不知不觉中已烧到了山腰处,夏侯渊的部署也不断地往前紧逼,好像就等胜负一分,全都扑去攻寨,以求生路似的。

“你惹怒我了!!”夏侯渊的挑衅,终于彻底地激怒了马纵横,马纵横鬼神一般的眼眸瞬间暴射出两道精光,猛一拍起赤乌,赤乌嘶鸣一声,四蹄纵起,瞬间竟然速度快了一倍,如同飞虹疾电般狂奔而去。

话说赤乌这头神驹,可谓是古今罕见,随着这些年不断与马纵横一起并肩作战,吸纳经验,竟也创出了技能出来。马纵横也是不久前一回无意发觉,只要他战意高涨到一定程度,赤乌便会有所发觉,再时只要他再发号令,赤乌的速度便能瞬间快上一倍,只不过这技能维持的时间十分短暂,而且一旦用了,赤乌的体力会有极大的消耗,因此不能在短时间内重复地使用。马纵横为这个技能取名为‘凤乌跃’!

与此同时,夏侯渊眼看马纵横飞马杀来,杀气腾腾,势在必得的样子,不由也是心头一震,恰恰他等的也是马纵横暴起来战的这个时机!

因为往往这个时候,敌人是最危险的,但却又是最容易露出破绽的!

眼看整个战场的人马,忽然都屏住了呼吸,全都死死地盯住眼下的战况。一边马纵横飞马如虹,快得无影,好似须臾之际,就能追到夏侯渊背后,待时必发雷霆一击,夺其性命。而夏侯渊竟还无动于衷,只顾奔马飞去。可夏侯渊箭艺了得,谁也猜不准他何时会猝然出手,一举偷袭成功,力挽狂澜,挫败震烁天下的鬼神!!

胜负似乎就在一刹那间发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