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恶来强袭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说时迟那时快,突兀马纵横已追到夏侯渊背后三丈处,而就在此时,夏侯渊终于出手了!!

“嗷嗷嗷~~!!马家小儿~~!!!吃老子一箭罢~~!!!”夏侯渊扯声咆哮,诸犍凶兽相势以咆哮之状,同时相势中闪动起青色的光芒,却是在诸犍凶兽手上的弓nu闪动发出,一股澎湃骇人的气势,轰然爆发!

此时此刻,任谁都知道夏侯渊此招必为杀招。可马纵横却无胆怯,反而气势大盛,身后的鬼神相势,骤然有了变化,其手中龙刃,霍地化作了一条飞龙腾起,更听马纵横一声怒吼,瞬间如有斗破苍穹之威!

“你射不着我~!!!”

吼声暴起,马纵横身上更有一股极其可怕的气势迸发,如同诸多修罗一齐咆哮,地藏菩萨同时齐颂,万鬼凄啸,在那鬼神背后,俨然竟又展现出一面地狱之相。

霎时间,无人不惊,无人不怯,各个都觉震耳欲聋,肝胆欲裂。饶是夏侯渊也被一惊,那聚起的可怕气势,轰地一泄,不过最后还是强稳心神,一松弓弦。

咻~~!!!

正见一根奇快无比的箭矢,如流星,如霹雳,倏然向马纵横的头颅射了过来。这十有**,面对眼下情况,肯定都是急于勒马,挥起兵器去挡。但马纵横却是不同,携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赫然迎上,只在须臾间,方提刃一起,轻拨起来。马纵横急于出手,根本发不起什么力劲,而夏侯渊的箭矢来势极劲,就稍稍一改变了轨迹,斜里往上一起,‘啪’的一声,在看的所有人都觉心头猛是揪住。

再望去时,夏侯渊军顿是鸦雀无声,而寨内马纵横的部署,无不奋然振臂,扯声高呼。

却是夏侯渊那箭矢击中了马纵横头上的发髻,刹时马纵横披头散发,更显狰狞可怕,慨然杀往夏侯渊的背后。

“夏侯狗贼,纳命来罢~~!!!”恐怖的气势轰然逼近,夏侯渊只觉自己宛如身处地狱,更似已见到了地狱!

千钧一发之际,夏侯渊下意识地做了一个动作,竟是起身往一旁跃起。须臾,马纵横赫然赶到,一刀盖天劈落,瞬间将夏侯渊的战马劈开两半。夏侯渊滚地几圈,急就翻身而起,根本顾不得回望,急是迈步就逃,这下灰头土脸的样子,实在是狼狈极了!

“夏侯狗贼,你失了战马,这回你还能逃去哪!!?”马纵横急是一拨赤乌,双眸如有杀气围绕,闪闪发红,飞马便就追去。

对于夏侯渊来说,值得庆幸的是,刚刚使用完‘凤乌跃’的赤乌,正是虚弱疲惫,速度远无平时的一半,否则马纵横恐怕就在一瞬间,就能追上夏侯渊了。

“快!!都给我冲出去救夏侯将军啊!!!”夏侯渊的部将看得眼切,连忙扯声大喝。于是,只一阵间,七、八个夏侯渊麾下的将领,纷纷驰马疾奔杀出,都是来救夏侯渊。

马纵横自然不会让都快到嘴的鸭子给飞了,但也知赤乌虚弱,疼惜赤乌的他,不欲勉强,急是勒住赤乌,把刀就地一插,取出背后的飞星弓。原来他也早有准备,这下立刻拽弓上箭,瞄准夏侯渊的背后就射。

只听飞星弓上一声鸣响,瞬间一道飞矢迸射而出,劲力超凡,速度亦是快得可怕。正来救命的夏侯渊部将看了,连忙急喊小心。夏侯渊也听得背后箭破虚空的骤响,吓得连忙又往一旁扑倒。‘啪’的一声,箭矢射入地面,轰然炸裂开来。

又是滚地,滚得一身土泥,满脸是尘的夏侯渊,看着箭矢劲度如此的强劲,甚至爆裂开来,吓得心惊胆跳,想着自己若被射中怕是不死即伤。可就在此时,又听弓弦震起,夏侯渊吓得面色大变,连忙连滚带爬,嘶声疾呼向那些赶来将士求救。

旋即,正听一阵阵‘啪啪’暴响。也不知马纵横是不是有意调戏夏侯渊,那射去的箭矢,往往都会偏离一些,夏侯渊吓得扑来扑去,这边一阵滚,那边一阵滚,而是惊叫不断,狼狈得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凄凉。

可这一边,马纵横早就气得满脸憋红,他哪里是调戏夏侯渊,而是近年来实在战事迭起,事务缠身,平日疏于练箭。再加上在战场上,他极少用箭,因此箭艺生疏了极多,这下连番射箭,除了第一箭还有一些准头,其他竟都是射偏了!

别说马纵横,就连寨上的陈到、黄克也看得揪心不已,不知自家主公怎会在这个关键时候托大,调戏起敌将来,若是失去这回良机,日后要想杀曹操麾下这臂膀大将可就难了!

“他娘的!!!老子回去兖州后,一定要苦心练箭!!”却不知,马纵横这下恼怒不已,心头暗暗在恨,正见夏侯渊猛地急窜,立刻神色一震,竟用上更高的技艺,拽弓朝天,射箭高抛。这高抛箭,能够射得更远,且从天而落,可令敌人防不胜防。

却说夏侯渊这下为了保命,哪还顾得了什么面子,狼狈正逃,忽地听得头上一道骤响坠落,吓得急往上一望,这不看还好,一看竟见有一根箭矢抛飞下来,这时正好体力虚弱,又是吓得心神大怯,吓得‘哇’的一声,竟是当场一屁股的坐到了地上,紧接那高抛箭‘咻’落地,‘啪’的一声,猛地竟就在夏侯渊裤裆前炸裂开来,那些暴起的木屑、碎石飞乱激射,也不知击中了夏侯渊哪个位置,忽然夏侯渊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来。

“哇啊~~~!!痛死老子了~~!!!”

听到夏侯渊那杀猪般的惨叫声,马纵横不由心神大震,还以为击中了夏侯渊,正是奋起欲要再射时。这时,夏侯渊的部署终于赶到,正见夏侯渊卷缩一团,听得撕心裂肺地在叫,还以为夏侯渊受了致命的要害,不由纷纷大怒,都来与马纵横拼命。

可就在这时,营后猝然暴起阵阵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很快,有人赶到营前来报,陈到听了消息,吓得面色勃然大变,冷汗瞬间就冒了一身,下意识地急喊叫道:“大事不好了!!主公~~!!营后有一支数百人的虎豹骑正往奔杀过来,据说那领军的将领,更是曹贼麾下第一猛将典恶来也!!”

“什么!!典恶来竟然来了!!?”马纵横闻言,瞬间也是面色大变,典韦的可怕,他自有分寸。这下若是被典韦杀到营后,与夏侯渊的兵部前后夹攻,恐怕最终不是营寨被攻破,就是大火扑到,全都葬身火海。

而从历史中足以看出,典韦也是个**裸的疯子,谁能保证他不会为了杀自己,而不惜让他还有他的部署一起牺牲!?

“他娘的,怎么来了这尊煞神!老曹你可真会赌啊!!”马纵横暗骂一声,正好这时赤乌也恢复了一些体力。马纵横立刻拨马回营,刚是回到,便迅速下落号令撤军,杀往后山。陈到、黄克等将连忙领命。

另一边,夏侯渊的部将还顾着去看望夏侯渊,直到后面的部署纷纷兴奋喊起敌人撤军,众人才是发现。这时,夏侯渊似从口里蹦出两字,嘶声吼道:“去~!!追~!!!”

夏侯渊此令一落,众人终于反应过来,纷纷急是下令扑杀。只不过,这时营内的马家军早已撤去大半,留下的人更是毫不留情地一把火烧起了前营!

“哇啊啊~~!!天杀的马家人~~!!尔等是铁定了心,要置我等于死地啊~~!!!”

“马家的狗贼~~!!尔等听着,最好不要让老子活着,否则老子一定会来复仇的~~!!”

“好哇!!连条生路也不留,狠辣如斯,我就算化作厉鬼,也绕不过尔等~~!!”

“别再废话了,趁火势不大,快先救起将军,先是突破!!”这时,倒还有一个部将能够冷静下来,疾声一喝,众人立刻扶起夏侯渊上马,簇拥围住,往正起火势的营门奔赶而去。

却说,此时在后山正往山寨的大道上,一彪皆穿漆黑雕有虎豹之纹铠甲的人马,正火速奔驰。为首一将,浑身更是散发恶煞之气,眼见不远的山寨,前营位置忽然冒起了火势,不由面色大变!

“不好!贼人在前营放火,拦住去路,后面又有火势,夏侯渊有难了!!”此将正是被曹操誉为‘古之恶来’的典韦。典韦暗暗瞠目,不由心头更急,毕竟夏侯渊乃是曹操的族亲,在军中声威、地位也是超然,若是他当下有个万一,对于整个曹氏集团都是致命的打击,更何况如今正是曹操重整朝纲最为关键的时刻!

所以在这须臾之间,典韦已然把救援夏侯渊性命放在了第一位!

就在典韦脑念电转的刹那,蓦然山寨内响起一阵马蹄步履的声音。典韦一听,瞬间面色一凝,浑身恶气更是赫然暴发起来,坐下爪黄飞电亦发出连道鸣响。

突兀,先是一阵蹄声赫然接近。正见一小队轻骑先到,为首一将,与典韦正赶的部队猛地眼神交接。其中,典韦一看到他,瞬间身上的气势又再猛涨而起!!

两人同时急是勒住马匹,严阵而待!

“鬼神马羲~~!!果然是你~~!!”典韦扯声喝道,同时身上更起一面绝凶犼兽相势,霎时间恶煞之气冲天而起,那绝凶犼兽更是生猛绝伦,如同真实一样,降临于人世。正见那绝凶犼兽,似龙似狮,与传说麒麟有七分相似,但却与代表吉祥正义的麒麟不同,这犼兽犹如是凶恶的化身,那张嘴咆哮的样子,更似要把天地一切全都吞入腹内!

原来不久前,正于洛阳的曹操得知了马纵横很可能在安邑的消息后,又惊又疑,而最终他却无急于命大军前去围剿,而是与荀彧商议之后,决定赌上一回,派遣典韦引数百虎豹骑秘密赶往河东。如此一来,也不会影响洛阳的局势,反之若是马纵横果然在河东,有典韦这一绝世恶人相助,夏侯渊能击杀马纵横的胜算自也大大地增加了!

话说,典韦的出现,令马纵横不由面色一变,其后的轻骑更是各个面带畏色,无法压制心中的恐惧!

“典恶来!!你给我让开!!那夏侯渊已被我重伤,此下他前后更被火势包围,你若不前往营救,他必死无疑!!”马纵横也不和典韦废话,立即晓明厉害!

“我主此回让我来河东,杀的就是你!!夏侯妙才与我何关!?”典韦却似乎不受动摇,其实却是在使心计,让马纵横自乱阵脚。

马纵横这下立刻改变了史中典韦有勇无谋的形象,历史所记并非样样属实,马纵横当年在吕布身上就吃了不少亏!

...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