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陈到的决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这点主公倒不必多虑。@www.23wx.正如你所言,夏侯渊此番败退后,短则半年,长则一年,怕都无法轻易出兵。再有,主公也别忘了,此番镇守河东的曹军元气大损,袁绍得知,定会虎视眈眈。虽然袁绍还在幽州与公孙瓒决战,但谁也说不定战事会何时结束。曹操因此也一定会有所忌惮,不敢轻易引起河东战事。所以,我有足够的时间,重新布置一切。至于树林被毁,我可以多建土垒、鹿角作为掩护,营寨我也可以重新修葺。何况经此一役后,我军当初留在河东的残部必然会大为振奋,只要我留在这里,他们必蜂拥来投,再有那些忠于马家的百姓壮士,亦是如此。人力方面也是搓搓有余。而且我还答应过主公,要打造一部精锐之军,不敢负之厚望!”

风雨吹打着陈到那张尚有几分嫩气的俊朗面容,但他赫赫不屈的眼神,毅重凌厉的眼神,却不由让马纵横心头为之一动。

“除了这些,就没有其他理由了?”

陈到听了,面色微微一变,也知瞒不过马纵横,拱手道:“请主公恕罪。叔至确有私心。当初河东失守,叔至曾与诸位兄弟有过誓言,不从曹贼手中夺回河东,宁死在此地!至今,为此誓言,不知死了多少兄弟,若是我与主公离去,日后九泉之下,我实在无颜面对他们。末将心知,军中不容私情,末将愿意受罚!”

说罢,陈到便翻身下马,跪地低头,大雨无情地吹打着他。而很快,黄克等将也纷纷下马跪下,其后兵众也齐齐跪地,齐声喊道:“我等愿与陈将军一同领罪,还请主公让我等留在河东,完成与死去的兄弟尚未兑现的誓言!!”

吼声响亮,赫赫震耳。马纵横盯着陈到,忽然肃冷的脸上多了一分笑意,眼神里也尽是欣赏之色:“好!陈叔至你竟有此志,不但勇气可嘉,而且你与诸位兄弟的情义,更令马某人钦佩至极!但若日后你能在取回河东之战上,立得大功,我马纵横在此保证,必封你为将军之号,且让你与你的部下独建一军!!”

马纵横此言一出,陈到和一干将士不由纷纷变色,皆露出狂喜之色,各个都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可知眼下马家军麾下只有两大军部,其中一部是由张辽所率领的白狮军团,其中更有高览、眭固等将,当年正是此军镇守河东,屡退袁绍的河北军、董氏的西凉军等强敌,可谓是名震天下!

另外一部,则由庞德所率领的赤狮军团,其中又有胡车儿、李典等名将,多数随马纵横出征,更是马家军的主力部队之一!

而若是陈到到时真的做到了,就算他资历尚幼,难以与张辽、庞德齐名,但起码也会声威大震,而其他将士自也能享受这无限的荣光!

这只是想想,就已经让人怦然心跳,浑身热血沸腾,动力无限!

“当然,到时却又看你的军部表现如何,就算你与你的部下真的立下大功,得以成立新部,却也别想着一下子能够与白狮、赤狮两大军团相提并论!这只会使你们心高气傲,成为祸患!”马纵横凝声而道,却是对陈到以及黄克这些年轻的将士,充满了期待。

另一边,却说典韦率兵赶到山寨时,正好遇上了大雨倾盆而下。典韦不由为之一震,急冲入寨内,大呼夏侯渊的名字。

这时,忽然一阵急呼惊叫声响起,甚至还有几声带着哭腔。典韦面色顿变,急是奔马赶去,正到营门不远,正见许多人围在一处,上面营门有一处破损得极为厉害,看是崩塌了不少得木梁。典韦一看,顿是吓得面色剧变,急是策马冲去,虎豹骑一干将士也连忙大呼让开。夏侯渊的部署,眼见典韦恶煞无比地驰马赶来,吓得连忙让开道来。须臾,典韦正见一处被七、八根木梁给堆起,里面还有几个人被砸住了。周围正有人在不断地试图搬起木梁。

“夏侯将军呢~~!!!”典韦急是勒马,忽然心起一丝不祥的预感,连忙扯声问道。

“恶侯~~!!恶侯哇~~!!小的无能,保护不周,刚才夏侯将军在闯营时,前面忽然崩塌,好几个将士为了保护夏侯将军都舍身扑去,被一齐埋在木梁堆里呐~~!!”一个将士急忙跪下,指着那木梁堆喊道。

这时,前山上又有一部人马飞奔赶来,各个都是灰头土脸,极其狼狈,为首一将,正是乐进。原来乐进见昨夜山火已起,夏侯渊却迟迟没有率兵撤回。乐进一开始恐怕遭敌人袭击,不敢轻易看望,但随着时间推移,还不见夏侯渊回来,乐进实在沉不住气,便是引兵闯上山来看望。其中乐进因急于救援,闯到山腰时,更被火势围住,幸好那场大雨来得及时,才救了乐进还有众人一命。却说乐进刚是赶到,正听夏侯渊遇难,顿是面色骤变。

“不好!”乐进心头一揪,立刻奔马赶往,其左右将士急忙喝令众人让开。

“都给我滚开,让我来~!!”

待乐进冲入人丛时,正听一声怒喝,不由吓了一跳,急是勒马望去,正见典韦气势汹汹地下了马,便往那木梁堆里冲去,那每一个至少有数百斤以上的木梁条,瞬间一根根被他抛起在旁,那恐怖的怪力,直教众人惊呼不断,惊为天人。

轰隆隆隆~~!!随着最后一根木梁条被典韦抛去,正见下方有着几个将士,堆在上面的,早已没了气息。典韦面色一抖,把上面的同袍拉开一旁,忽然听到一声闷响。典韦顿时大喜,在旁的将士听这声音,也全都面露喜色,但此下尚未确定,忍住都不敢欢呼。典韦急忙又拨开一具尸体,最下面的正是一个身穿赤袍的魁梧将领。这下那人正见典韦瞪得斗大的凶目,就像是见到地狱里的罗刹一样,本是虚弱的气息,猛地提了起来,不由吓得叫了一声。

“哇啊~~!!!”

这下声音一起,众人听得耳切,终于确认下来,无不惊呼大叫。典韦亦是大喜过望,急是喊道:“夏侯将军~!!你可有大碍~~!!”

“你给我…”却听夏侯渊气息忽地又弱了下来,众人听得又是吓得心头一紧,哪知夏侯渊忽然又大声喊道:“让开一些!!”

典韦一听,却也不知自己凶神恶煞吓到了夏侯渊,不过还是下意识地退开几步。

夏侯渊又呐呐喊道:“来人呐…把我扶…起来…”

夏侯渊话音一落,乐进早就和一干将士快步赶了过来。典韦见夏侯渊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由暗暗地叹了一口,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

如今世人,都以为曹操是不世奸雄,却不知曹操对亦是个极其讲究情义的主君,夏侯兄弟跟在他身边的时间最久。且不说夏侯渊对曹氏集团的重要性。就单单凭曹操对他的情义,若是他有个万一,曹操到时会爆发何等的怒火,简直是无法想象!

就在典韦转念间,一个虎豹将士赶来,在典韦耳边嘀咕了几句。典韦听了,凶目里闪过几分厉色,微微颔首后,便随着那将士走了出去。

一阵后,典韦回到自己的部署里,先是命几队人前往追踪马纵横的行踪,又令一队人搜索四周还有没有马家余孽,各将士都有号令。唯独他的义子典虎没有,众人想典虎被那马羲击伤,典韦爱惜,不让他去,也是情有可原,遂纷纷领命离开。

少时,原地只剩下典韦还有典虎父子两人。典韦目光冷冽,默默地盯着典虎。典虎吓了一跳,连忙跪下,认罪道:“孩儿无能,让那马羲逃跑,还请爹爹处罚!!”

“虎儿,当初你我尚在赵宠麾下时,我尚未成名,你却不离不弃地追随在我身边,你我更是亲如父子,互相照顾。我觉得你为人可以,又懂孝义,后来我成名了,自然不会亏待于你。你说,这些年来,为父可曾有负于你?”典韦沉声而道,语气里却有着一股淡淡的失望。

典虎闻言,忙是应道:“义父视我如同亲生骨肉,不曾有负孩儿!”

“那为父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如实回答,否则为父将来就算化作厉鬼,也饶不过你!!”典韦蓦然加大了声音,浑身更赫然爆发出一股恐怖恶煞的气势,猛地扑向了典虎身上。典韦只觉浑身上下都被一股可怕的气旋给压制着,憋得他浑身不由在颤。

但饶是如此,典虎却知此时定不能乱,强是忍住,喊道:“爹爹请问!”

“你是细作否!?”典韦迈步一出,那股恐怖恶煞的气势,顿时又被得强盛起来,如同惊涛骇浪一般扑向了典虎。典虎陡得更是厉害,双眸竟也憋得红了,瞪大着,咬着牙,举手当天发誓道:“爹对孩儿恩重如山!若孩儿做了对不起爹的事,那就教孩儿粉身碎骨,不得不好死!!”

典虎此言一落,典韦身上散发的恐怖其实瞬间褪去不见。典虎这才喘过一口大气,他感觉若是典韦再不收回那可怕的气势,他恐怕不久便要生生憋得吐出血来,连忙谢过:“谢爹爹还愿相信孩儿。下回但若再遇到那马羲,孩儿就算是死,也绝不会让他轻易逃去!!”

典韦闻言,轻轻叹了一声,然后一边拍着典虎的肩膀,一边谓道:“那马羲享有鬼神之名,自非泛泛之辈,就连为父也不一定能赢得了他。你非他的敌手,下回但若遇到,莫要太过冲动,但若失了性命,却无人说你勇气可嘉,只会笑你不过一介莽夫。不过回去后,为父却是要对你加紧操练,到时可谓是手段百出,狠辣无比,你可别怨我!”

典虎听了,倒是心头一震,似乎丝毫也不惧怕典韦的手段,慨然而道:“能得爹爹悉心栽培,才是孩儿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