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司马家的毒辣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于此,凤波山之战,终于到此结束。夏侯渊最终还是逃过了一劫,虽然前前后后折损了近过半的兵力,但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却说,曹军在凤波山上歇息了一夜,夏侯渊经过一夜的之疗伤后,也恢复不少,众人本想让他坐马车回去,他却强硬是要骑马。众人知他好面,也是无奈,只好依了,并且故意放缓速度行军,撤回了安邑城去。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马纵横也歇息了一夜,以众人战马跟不上赤乌为理由,拒绝一干将士相伴的请求,与陈到等人分了手,正纵马往河内赶去。

就在这凤波山的大战结束的不久,在河内的某一处山脉中,只见到处翠绿如茵,高山峻岭,云朵飘飘,洁白无瑕的天空中,还是几只罕见的飞鹤张翅升起,再加上这里有一种飘飘然的气氛,倒像是一处仙境之地。

而在一处山地上,建有几处楼房,却不知这里正是风满楼的大本营。在这里四周住着不知多少风满楼的高手,但更多却是在这里正学习杀人、刺探等技艺的新手。而且这些新手,往往都还是从极小的年纪开始培养,而且一旦到了五岁的年纪,就要被逼迫学习技艺了。

一处高楼上,青衫飘动,伴随着那满头随风飘起的青丝起舞,婀娜的身子,天生丽质,但一看去,不由让人沉醉其中,又看黛眉俏鼻,红唇白齿,那如幽潭般的眼眸,深沉难测,正是如此,却又饱含魅力,望之难却!

真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真是个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

如此颠倒众生的国色无双,世间难得几回有!?

可这般美人,此时却被囚禁其中,抬眼望去,望向窗外的蓝天碧云,静静听着下面时不时响起的孩童笑声,但她却又心如刀割。她已被囚禁在这里的时间已快有两年。细心的她早就发现了这个地方到处都有可怕的杀手在监视,因此她从来没有试图逃跑。但令她最难以忍受的是,每段时间,她都会发现一些孩子离奇的失踪了。而且她又从那些孩子的交谈中,隐隐发现到那些孩子都是孤儿,而且他们似乎被什么组织给收yang了。善良聪明的她,很快就猜到了这些孩子恐怕正是被那掳走自己的组织给利用了,而他们长大后,怕都要为这邪恶的组织卖命。

她虽痛恨、怜悯,但却又无能为力,而且她心里亦有所思,也只能独自哀叹。

而且,她所思的却又并非仅仅一个人,这令她又是极为低落、自责,甚至无法接受。

“诶…为何昨夜我又梦到了洛阳皇宫,那金碧辉煌的宫廷,雕栏玉砌的廊厅,百花盛放的御花园,还有各处的琼楼玉宇,叠叠宫苑,我如似历历在目…还有…那个人…”幽幽之叹,截然而止,让她那绝美的面貌里多出几分难以言喻的表情。

“他…到底是谁…为何时常出现我的梦中…明明是模糊…但又如刻心头…但一想到他人…一时半刻就难得消止…”

想到这,她又忽起内疚,想到自己的爱郎此时恐怕正为了她在想方设法,以他那桀骜不驯的性子,还有他所拥有盖世无双的本领,恐怕天下正因他而波涛浪涌,战火连天!

而这全都因为她这个名叫貂蝉的小女子。

貂蝉又幽幽一叹,她不知未来史中会如何描述自己,她也无惧于世人的目光,她所求的亦只不过是一份厮相到老、相濡与沫,简简单单的爱情罢了!

“吕郎说我在一个河东小村里一个贫苦之家出生,后来因父母早丧,被乡中恶霸强掳而去。当时吕郎尚在董氏麾下为将,正好前往河东遇到此事,杀了恶霸,并且是救了我。但因当时混乱,我摔落了马下,失去了记忆。可若是如此…为何我又屡屡梦到洛阳的宫廷呢?”貂蝉喃喃而道,越想心绪就越是紊乱。由其那个模糊的男子身影,又是在她脑海一闪掠过。

与此同时,却有一架马车来到囚禁貂蝉的楼房之下。从马车中走出的赫然正是不久前闯破了鬼谷山的司马懿。

“属下等拜见大楼主!”一干身穿黑袍的风满楼头领早已等候,见了司马懿纷纷跪下。司马懿略略点了点头,抬头望向楼房顶处,忽然笑道:“那女人可好?”

“回禀大楼主,我等依你吩咐,也不让她和外人接触。就算她要出去,我等也在左右追随。日子久了,她也深居简出了。”一个头领凝声答道。

司马懿听了,笑了笑道:“这女人倒是听话,而且有如此绝色,难怪天下最强的两个男人,都为之倾迷。不过自古以来,越是绝色美人,就越是祸水。我等也是时候,把她送返了。”

司马懿此言一出,一干头领不由纷纷变色。其中一人,急问道:“莫非大楼主要依照承诺,把她送回给吕布?”

“这做生意的,最要讲究的就是诚信,这样才能细水长流,否则只会自砸招牌,惹来仇人。我司马仲达是个生意人,这等道理岂会不懂?”司马懿悠悠而道,但眼中却闪过两道凌厉的寒光。

这时,一个面容冷酷,双眸锐利的男子,忽然问道:“竟是如此,大楼主准备何时出发?”

众人一听这冰冷的语气,不由都纷纷望去,见正是四楼主醉血,不禁各是面色一变,旁边的人更暗暗地挪开脚步,仿佛很怕与他接近似的。

说来这醉血自从两年前加入了风满楼后,屡立奇功,由其他出手狠辣,但若宝剑出鞘,一定见血,每回任务回来,定是浑身血迹斑斑,他却毫不在意,反而为之痴迷。司马懿对他也是欣赏,一连几番调升,甚至不久前还破例把加入仅有两年的他,升迁为四楼主的职位。

而司马懿见是醉血,倒是露出了一诡异的笑容,悠悠道:“今日便可出发了。不过那吕布正在豫州,这若是绕路前往,怕是耗费不少时间,做生意另外一个讲究,就是节约成本。所以我决定,要走兖州方向!”

司马懿此言一出,众人不由变色,醉血也是脸色连变,皱眉应道:“据大楼主所说,这貂蝉与那鬼神马羲关系不菲,而且马羲与吕布更是死敌。你却要走兖州路线,莫非是…?”

说到最后,醉血似乎瞬间醒悟过来,拱手道:“原来如此,大楼主高计!”

“聪明。”司马懿闻言,很是欣赏地点了点谓道。也是今年升迁的三楼主杀鬼听了,似乎有些不喜,急要表现,道:“大楼主若要对付那马羲,尽管派小的去便好。小的保证,一定完成使命!又何须大费周章!?”

司马懿听话,目光陡地一寒,盯向杀鬼。杀鬼只觉一股无法形容的气势猛地扑涌而来,霎时间顿是令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大楼主显得极其可怕。

“小的放肆,还请大楼主恕罪!”杀鬼连忙跪下,他很清楚一旦得罪了这个大楼主,他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司马懿冷哼一声道:“做人要量力而为,若是马羲这般容易对付,他早就了个千遍万遍了!”

杀鬼闻言,忙是诺诺答应,丝毫不敢有反抗之意。这时,忽又有个头领问道:“可是不久前细作方才传来情报,说凤波山的战事已然结束,那马羲正单枪匹马地赶往河内边境与他的夫人还有部署会合。

属下以为此下正是大好时机。我等不如让镇守河内的袁绍军出手,就算袁绍不愿,我等便去布下天罗地网,再恳请大楼主亲自调拨!我就不信就那马羲一人,还能躲得过去!!”

此言一出,不少头领都是以为是好,纷纷附和。司马懿冷笑几声,道:“你以为借刀杀人这计我没有想过?我早就料到那夏侯渊并非马羲对手,早让人去禀报袁绍。哪知从袁绍那里的细作传回,说袁绍本是答应,但后来竟又听从了那沮授的计策,说若是马羲能击败夏侯渊,便是放他离开。毕竟一旦如此,他与曹操必定交恶更深。到时,两人交战,他袁绍便可趁机一统北方,铲除公孙瓒!

哼哼,这沮授能够与田丰齐名,号称河北双子星,倒果然是有些本领,这眼光、远见实在毒辣得很!!”司马懿冷厉的目光里,又有几分亢奋之色,说到兴起时,又与众人谓道:“而且尔等想事情实在太过简单了。如今天下局势微妙,由其中原之处,且说北方以袁绍一人称霸,公孙瓒虽也是一代英雄,但为人刚愎自用,又善妒忌,始终不是袁绍的对手。但袁绍要对付公孙瓒也不是那么容易,因此他必须争取时机,全力一战。故而袁绍,方才不惜放弃截杀马羲这个大好机会。

当然,其实那马羲武勇盖世,坐下又有赤乌宝马,兼之张辽的精锐之部,已到河内边境附近。就算袁绍要截杀马羲,恐怕也只有三成机会。据细作所说,当初沮授一番伶牙利嘴,细细分析,可把袁绍说得心服口服,才彻底断了这念头。因此借刀杀人之计,想也不用想了。而接下来,才是重点,尔等可都仔细听着了!”司马懿故意一顿,望向众人,众人不由都是沉色,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司马懿这时眼中闪光更亮,浑身更散发出一股运筹帷幄,料算天下之事的磅礴气势,张口疾言又道:“另外,尔等且又看当今中原局势。作为中心要地的司隶之地已被曹操所占,再有河东、陈留、许昌等地,曹操的势力正好构成一个稳固的结构。兼之天子又在曹操之手。将来曹操挟天子以令天下,必可成为称霸天下的枭雄人物!

另外,除了南方霸主袁术外,中原一带又有张绣、刘表、陶谦、孔融等诸侯混杂其中。当然,更不可忘却的正是如今几乎一统西北,还占据兖州的马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