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司马家的毒辣 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经过近年天下发生的变故后,如今各方诸侯互相牵制,在局势未曾明朗时,恐怕谁都不愿轻易再大举兵戈。[..>

尔等却也知道,我司马家虽商业遍布全国,但真正发家的却是靠着变卖各种战争兵器、工具,若是没了战事,我司马家如何屯集银子,日后以谋求大业!?

所以这战事片刻都不能停!为此,我必须要有一个桀骜不驯,敢于轻视天下英雄的人物,来打破眼下这一僵局!!”

司马懿快言快语,思绪飞转,这一连串话,说得众人一时都反应不过来。不过除了一人例外。

“所以大楼主费尽心机,就是要把这貂蝉故意送回那马羲的手中,让吕布发癫发狂,甚至不顾一切地攻打兖州,夺回他的爱妻?”

“哈哈,醉血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司马懿听了,不由纵声大笑,这时众人不由都反应过来,纷纷称赞司马懿计略高超。不过,很快司马懿又一沉色,道:“当然,这事不能做得太过明显,否则只会惹怒了吕布。所以我要一群敢于为我司马家牺牲的人,前往护送。不知谁愿领队?”

能做到风满楼的头领,都是经过司马懿精心挑选的死士,众人一听,皆无惧色,反而纷纷请命。其中尤其杀鬼,更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可司马懿却反而把目光投向了并无出声的醉血那里。醉血会意,遂便拱手请道:“属下愿为大楼主效以死力,以报知遇之恩!”

“很好,你办事素来稳重果断,由你率领,我倒也是放心。那你尽快挑选人选,今日便可出发了。”司马懿微笑而道,他此言一出,其他头领不由都露出失落之色,不少人暗藏几分忿忿不平之色。

醉血却不理会,领命后,便迅速地退下了。

这时,司马懿倒又暗向杀鬼投去一个眼色。杀鬼会意,不由心头一震。

一日过后,却说马纵横刚与飞羽的细作相遇,得知张辽已迎接了他的两位夫人还有一干部署,就在数十里外的边境平地里扎据等候。马纵横不由大喜,想到两位娇妻,还有女儿,可谓是归心似箭,纵马一路狂奔飙飞,四周的景象不断地在他身旁掠过。

就在这时,忽然有几道人影窜过,竟都是穿着黑衣,上面更有风满楼特有的刺绣。马纵横一看,立刻便是认出了这些杀手,不由大怒,喝道:“又是尔等这些阴魂不散的鼠辈,敢拦我去路,真是找死!!”

喝声一落,马纵横奔马就起,手提龙刃,便朝那几个黑衣人冲杀而去。哪知那几个黑衣人甩手就飞出好几根飞镖,马纵横拨刀急打,猝然一根飞镖迎面飞来,马纵横眼疾手快,一把便就抓住,忽然面色一变,再望去时,那些风满楼的杀手早就不见了!

旋即,马纵横先是看了看四周,见是无人,不由掏出那飞镖一看,觉得比起一般的飞镖要轻盈不少,暗暗诧异,遂把龙刃往地上一插,双手抓住把玩起来,后来在刃尖里发现有些怪异,却也不怕锋利,轻轻一按,倒无觉得痛楚,可手中的飞镖倒是猝然打了开来,里面更有一张纸条,纸条只有片子只语,但马纵横一看,顿时面色勃然大变,立刻拍马冲起,却非望兖州方向,而是向河内腹地冲去了。

话说当日正是晌午时候,河内某处山间小路上,只见两边都是土壁,只有一条狭窄的道路可以通过。这时,正有莫约数十打扮成商队的人马,正往前行。

而为首领队的一人,目光锐利,浑身更隐隐散发一股淡淡的杀气、血腥,说他像个商人,倒不如说他像个杀手。

以往为了完成任务,他有许多名字,多到他也快记不清了。而近年他最常用的就是‘醉血’的名字,但是至今为止,他用得最多却是另外一个名字也是他的本名—史阿!

原来这些年来,史阿想尽办法,甚至不惜成为敌人的一柄利刃,替司马家卖命,就是为了今日这个时机,从司马家手中救出貂蝉,完成多年前,他未曾完成的任务!

这下,他正在等一人到来,一个他这些年来,都想要见到的男人!

就在此时,蓦然前头出口,响起一阵马蹄骤响,远远正见一个魁梧如神,威风盖世的男人,正奔马骤飞而来。

史阿面色暗暗一变,不由紧张起来,但眼神却无法掩饰地露出几分喜色。

“小心!!鬼神马羲可能来了!!”史阿急喝一声,一干风满楼死士不由纷纷抖数精神。

而在队伍最后的一架马车内,却发出了幽幽地叹息之声。

电光火石之间,那来人驰马狂奔,须臾便来到队伍之前,急便勒住马匹,满脸都是慌乱着急之色,急声喊道:“玉儿~!!玉儿~~!!!我来了~~!!我来了~~!!!”

连道喊声迭起,却见在马车内的貂蝉,蓦然面色大变,晶莹白皙的双手不由紧张地抓在了一起,这时她竟然又想起了那个男人,浑身更是微微地颤抖起来,一时是失了神。

“是那马羲!还不动手!?”这时,史阿却与马纵横眼神一是对视,马纵横听到喝声,也看到了他,不由心神一震,又看到史阿眼神中有几分示警之色,连忙打起精神。

与此同时,那数十风满楼死士立刻从商队各车架里取出藏起来的兵器,纷纷怒喝,便是扑向。霎时间,只见一些人提刃扑上便来厮杀。一些人则放飞镖、拽弓nu来袭。

“就凭尔等鼠辈,就敢来与我作对!?”马纵横大吼一声,却不惧怕,身后更霍然显现一面浑身围绕地狱之火的鬼神相势,那对鬼神之瞳,更是射出两道血光,好不骇人。

说时迟那时快,正见飞镖、乱矢一齐射来。马纵横舞刀就起,挥得密不透风,赫然形成了一个防守圈,见射来的飞镖、乱矢一一击落。

突兀之际,两个风满楼死士一左一右扑了过来,马纵横飞刀一砍,那人还未来得及出手,当场就被马纵横一刀砍破了头颅。另一人急是冲上,正要举刀,却被猝然启动的赤乌撞飞而去,听人马相撞瞬间阵阵骨头断裂的声响,怕是不死也是残了。

“嗷嗷嗷~~!!尔等这些该死的鼠辈,快把我玉儿还来呐~~!!”马纵横竭斯底里地咆哮,正要飞马冲起,这时又有飞镖、箭矢袭击过来。马纵横急是挥刀拨打,幸好身手敏捷,并无受伤,旋即又与那些趁机扑近的死士混杀。

眼看战况正是混乱时。蓦然间,两边土壁上端,响起了一阵阵轰鸣巨响,不一阵,只见土壁两端竟滚落无数飞石,所有人顿是吓得面色剧变!!

“不好!!快救玉儿~~!!!”马纵横正被缠住,眼看有一块石块正向一架马车坠落。不知为何,马纵横瞬间就认定了刘雪玉就在那里,嘶声疾呼喊道。

而他如今孤身寡人,又能呼唤谁呢?答案很快呼之欲出!

猝然,只见‘醉血’一腾而起,甩手连拨射出几柄飞刀,全都例无虚发,立有数个风满楼的死士纷纷倒下。旋即‘醉血’落在一车架上,众人还未反应过来,见他又是一跃飞起,更拔出腰间利剑,朝着一块石头,猛地刺去。

眼看剑尖寒光烁烁,猛地击中石块,石块发出一声鸣响,便就爆裂开来。这不得不说,‘醉血’剑艺超凡,他把力劲都集中一处在剑尖击中石块时,才迸发而出,因此石块才会一下子炸裂开来。

却见‘醉血’飘然落在了马车顶上,傲然地冷视着四周的风满楼死士。

‘醉血’的忽然倒戈,顿令四周的风满楼死士一时大乱。就在此时,忽然却有一阵充满讽刺的笑声响了起来。

“哈哈哈哈~~!!醉血啊,醉血你若是能够识得时务,不认你那将死的主子,或者还能保住性命。不过此下,你已如同死人了!!”笑声响处,众人不由纷纷投眼望去,正见一身穿黑衣,上面绣有金丝风雨楼标志刺绣的男人。

‘醉血’也就是史阿,一看到他,不由面色一冷,道:“杀鬼,你休要含血喷人,我只是依照大楼主的吩咐办事。这女人还有用处,不能死!”

“哈!你倒还能编话,那你为何适才又出手杀了我们风满楼的兄弟?”杀鬼听了,不由嗤笑一声。

史阿淡淡便道:“他们碍我眼了。”

冷酷、无情,又有几分不羁。却非史阿还想继续伪装下去,其实他意图所在,不过是拖延时间。果然,就在史阿话音一落,连道惨叫声一连迭起,却是马纵横在史阿引起众人注意间,突发袭击,一连击杀了好几人。

杀鬼冷眼瞟了一下,很快就猜到了史阿的心思,却不着急,饶有趣味道:“你这小贼,你以为大楼主很看重你耶!?他不过是一直为了等候今日这个时机,与你虚以委蛇!?怕你还自以为聪明,能够瞒过大楼主!?刚才大楼主说的所有话,不过都是为了让你去把这马羲引来,再布下这天罗地网将之击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