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司马家的毒辣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杀鬼!!我看这是你自作主张,公报私仇!!适才大楼主都说得很明白,他志在战事再起,大破时下僵局!!若杀了马羲,只会坏了大楼主的好事~~!!”史阿大声喝道。{顶}点{小}说3w.杀鬼见到他那满脸不甘,垂死挣扎的样子,心里却不知有多痛快,纵声笑道:“哈哈哈~!!!所以大楼主有令,他命我把那貂蝉也一齐杀了!!然后再放出消息,告诉吕布,说那马羲不知哪里收到风声,在我等把他爱妻送回时,忽然前来截杀。我等拼死作战,他那爱妻却在混战中不幸丧命。最终我等在大楼主的指挥下,倒是侥幸杀了马羲!而为了表达歉意,我等会把马羲的人头还有他妻子的尸体一并送回给他!

以吕布的脾性,定会雷霆震怒,甚至不惜大起兵马,杀往兖州复仇,非要把马羲的家小一个个尽数杀尽,以报他丧妻之仇。这样的吕布,定会给这天下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战事!!这才是我风满楼大楼主真正的计略啊!!”

杀鬼这一兴起,竟还把司马懿的全盘计划,一一拖出。马纵横早就听得暴跳如雷,嘶声怒骂,围着他身旁厮杀的风满楼死士,全都成了他的出气筒,纷纷被虐杀砍死。

“哇啊啊~~~!!!风满楼歹毒至此,待我查明幕后主脑,尔等全都要付出代价~~!!”马纵横纵声咆哮间,连刀急劈,一路飞过,一连砍杀七、八人,只一阵间那数十风满楼的死士,几乎被歼灭。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正如我主所言,至此之后,司马家与马家恐怕是势不两立了!不知得罪马家的后果,尔等的大楼主可曾想过?”史阿冷声问道。

杀鬼对之却是嗤之以鼻,遂便答道:“马羲将死,到时兖州混乱,诸侯定会纷纷出兵,再遭狂怒的吕布袭击,怕也守不住了。另外,那马寿成不过难成气候的老匹夫罢了,纵是尽率西北兵马,但要杀到河内,却还要先过曹操一关!醉血啊,醉血你倒省口气吧,这一切早就在大楼主算计之内了!!”

就在杀鬼越加得瑟,话音一落瞬间,史阿猝是跃起,一柄小刀顿是出现在他手中,朝那杀鬼便就一抛。杀鬼只见寒光一道,来得极快,却不害怕,轻一挪身,便就躲避开来,旋即令声一下,两边顿时涌出了数百个黑衣杀手,全都是风满楼的精锐!

“主公!这土壁不过三丈,你有赤乌宝马,我替你救出公主,你速往逃去!!”正看局势危急,但史阿尚是临危不乱,不急不忙地喊道。

马纵横也望向两边风满楼的精锐,却是纵声笑道:“哈哈哈哈~~!!纵是面对千军万马,我马羲也不曾皱半个眉头,就凭这些软脚虾,还能对付了我!?你给我护住公主,这些人全都交给我了!!”

史阿听马纵横全无退意,不由面色一变,还未来得及说话,土壁两边的杀手便已纷纷跃下。

另一边,却说就在距离马纵横遭到伏击之处数十里外的平地上,正见有数千兵马扎据在一处营地,不远处倒也有袁绍的河北军在屯据,就是提备这支兵马会袭击河内。

此时营地内的一处帐篷。庞德盘腿坐在一张席子上,神色暴躁,狮眸阵阵发光,忽然喊道:“怎么还没有主公的消息!?”

庞德这一喊,胡车儿最先忍不住,一把掀翻几子,喝道:“不等呐~!!适才飞羽的细作才赶来禀报,说主公已在数十里外,以赤乌的速度,如今还未来到,定是出了什么事情!由其那袁绍的部署也在这里,或许是暗中遣人去伏击了!!俺这就领一部骑兵前往查看,如若真有万一,也能及时援救!!”

“老胡!!我和你一起去!!”庞德一听,不由震色,也急忙站起。

这时,坐在正首的一员头扎银冠,身穿白袍的威风将领,一皱眉头,冷声就喝:“先别贸然行事!这里谁不忧心主公状况,不过此下营外都是袁绍麾下的细作,但见我等一旦出动,或者会引起不必要的兵戈!如今局势不稳,绝非与袁绍决战的时机!”

“哼!张文远,你倒说得轻松,若是主公有个万一,你担当得起吗!?”胡车儿闻言不由一怒,扯声骂道。

“主公武勇盖世,又有赤乌宝马,莫说遇到伏击,就算在千军万马之中,也能一举闯破!!再有,我看袁绍是有意放主公回兖州,否则他那些部署就不会久久按兵不动。但话虽如此,袁绍军中却不乏痛恨我马家军的将领,但若我等贸然出动,就怕这些人以此作为借口出兵!!”张辽疾言厉色地喝道。

这时,庞德忽地一沉色,道:“竟是如此,不如只派一队数十人马,伪装成斥候前往,就这区区小队,想是不会引起袁绍的部署注意。”

张辽听话,面色一紧,想了一阵,见众将士都有前去之心,不由叹道:“那好!你等必须小心行事,毕竟一旦深入腹地,我方大军就难以迅疾援救。再有,尽量避免与袁绍的人马厮杀!”

胡车儿一听,立刻转身就走。庞德向张辽一对眼神,遂也快步疾奔而出。

而就在庞德、胡车儿准备伪装成斥候前往查看时,另一边马纵横与史阿,却正遭到了风满楼死士疯狂的袭击。

只见厮杀之处,人起如潮涌,宛若蝗灾,狭道内密密麻麻都是风满楼的黑衣死士。却见一处,马纵横纵马疾飞,飞刀乱砍,迂回在战,那些风满楼的死士全都截杀不住,以飞镖、箭矢偷袭的,多数是射不及,要不就是被马纵横挡了下来。就在此时,马纵横蓦然爆发,一路望刚才的入口突杀而去。杀鬼见状,吓得连连变色,还以为马纵横不顾貂蝉和史阿的死活独自逃去。

“哼,这人全都是自私的!鬼神马羲那又如何!?在生死面前,还不是抛弃自己的女人和部下,独自逃去!?大楼主还断定他会为了那貂蝉,宁死也不会逃去,看来这回连大楼主也预料错了!!”杀鬼念头一闪,遂急令麾下前往追杀。随即只见风满楼死士纷纷便往扑涌,各个速度极快,身手敏捷,且有纪律。不过马纵横坐下的赤乌实在太快,加上他那身万夫莫敌之勇,扑上的风满楼死士一时还追赶不上。

须臾之际,眼见马纵横快要突杀奔出了包围圈,大量的风满楼死士全都奔往过来,各个杀气腾腾,要不怒骂,要不就是以飞镖、箭矢急射过来。

哪知大可凭借赤乌宝马逃命的马纵横,忽然一拍赤乌,赤乌仿佛猜到了什么,急是嘶鸣几声,但马纵横却并无理会,纵身一跃。突兀间,赤乌独自奔飞冲去,而马纵横则猛地坠地,双眸凶光迸射,那浑身被地狱火包围的鬼神相势更瞬间盛放而起。

“尔等鼠辈尽管来吧~~!!”马纵横怒声大喝,身上一股如同惊涛骇浪的气势轰然爆发,只把那些风满楼死士吓得各个不禁地心惊胆跳。

“哈哈哈哈哈~~~!!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此言诚而不虚也!!马羲你分明有机会逃跑,此下反而却弃了马,跑回来送死,简直就是愚昧至极!!”这时,杀鬼的嗤笑声陡地响了起来。马纵横目光冷厉,瞟一望去。杀鬼只觉心头不争气地一抖,却又故意咧出一丝冷笑道:“你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心思,想要求援!?想错你的心了!!”

就在杀鬼话音刚落,猝然杀声忽起,听那方向所在,似乎是赤乌冲去的方向,有追兵在追杀。

对于杀鬼的挑衅,马纵横却也冷笑,他与杀鬼的不同,冷笑中充满信心,还有就是对杀鬼浓浓的鄙夷。

“愚不可及的是你!你的部下能够追上赤乌再说!”马纵横此言一出,杀鬼不由暗怒,嘶声下令,顿时一干风满楼死士又往马纵横处奔杀过来。马纵横也大吼一声,宛若与背后的鬼神融为一体,手舞龙刃一起,遂是撞入人丛之处,猝见片片血光陡现,人翻荡飞。这下,马纵横没有了马,目标小了,再者马纵横混入了人丛之内,反而更难偷袭。不过这些风满楼死士倒是心狠手辣,由其有几个头领,但见机会,便是出手,却屡屡都是误伤同袍。马纵横借着如此,只顾在人丛腹地内厮杀,自然这些死士也非泛泛之辈,此下他身上也有不少的伤势,但对于马纵横来说,似乎只有死去,否则其他的都是不值一提。

而另一边,在史阿处,他受到的袭击攻势却是远远不如马纵横处。但这并非史阿的原因。

原来司马懿让众人来前,早有吩咐,让众人先杀了马纵横,方可转往对付貂蝉。毕竟一旦貂蝉死去,谁也说不准马纵横还能操持一分理智,迅速撤离而去。

因此在未有杀死马纵横前,一定不能伤害貂蝉半根汗毛!

也正因司马懿的号令,当下七、八成的风满楼死士,全都在与马纵横厮杀,只有数十人来围向史阿。这些人主要目的却非要来厮杀,而是监视史阿,不让史阿趁乱带走貂蝉。

眼下,正见史阿手提宝剑,面容冷峻,双眸发光,如同一座冰山一样守护在马车旁,四周的风满楼死士,各个面带戒备地望着。他们其中不少人都知道史阿的实力,就凭他们这数十人要把史阿给杀了,恐怕是不可能的。因此他们迟迟不敢动手,只在外围监视。当然,若是有一位高手前来协助,缠住史阿,让他们有机可乘,那又另当别论了。

杀鬼似乎也明白这道理,所以他派他的亲生胞弟煞鬼前来。

“哼!!一群没用的东西,为何不杀了这叛徒!!?”蓦然,一道冷冽高傲的骂声响起,旋即便见一个人影坠落,那人身形高挑、精壮,手提两柄诡异的弯刀兵器,面如死色,正如鬼似的,由其那对眼睛,时不时散发着诡异的红色,显得又是血腥又是可怕。

史阿倒是认得此人,一是见到,面色便是加寒了几分,道:“煞鬼你非我敌,教你大哥来罢!!”

“嘿嘿~!”鬼煞一听,倒是笑了起来。此时,一个风满楼死士连忙跪下,答道:“五楼主,大楼主有令,说在未曾击杀马羲之前,不得伤害貂蝉。我们恐怕误伤,才不敢与叛徒厮杀,还请五楼主恕罪!”

鬼煞听罢,脸上笑容忽地变得更加灿烂起来。史阿见了,忽地眉头一皱,很快眼神里闪出了怒光来。原来就在鬼煞再是笑起的瞬间,他忽是挥起弯刀就砍,那跪下的风满楼死士,顿时被他砍得头开脑裂,当场死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