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再次相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你主却有可能因忽然从幽州调拨,难抵公孙瓒的反击。-顶-点-小-说-再有,你也别忘了司马家如今与曹操如胶似蜜,到时若在曹操的协助下,夺取整个河北,凭司马家的财力、声望却也非难事!!”张辽疾言厉色,说得煞有其事。听着这些诛心的话,刘智从一开始的心惊胆跳,到后来简直就是惊心动魄!

“你若是不信,倒可速派一部兵马前往数十里处的泥龙口上看望。当然,为表诚意我回去后,会立刻撤军十里之外。”

眼看张辽信誓旦旦的样子,刘智不由越加动摇,不禁问道:“泥龙口上有什么!?”

“我主此下正在那处遭到伏击,当然要杀死我主并无那么简单。因此,司马家肯定会联合各大世家派兵前来。若是正如我所预料,这司马家要杀我家主公,是其诛心之一。而又这般肆意召集各大世家出动私兵,是其诛心之二。到时该当如何,还请刘将军考量了!当然,我等是不会坐以待毙,我这一直按兵不动,是因不想引起兵戈,但若我回去后,不见刘将军出兵,那就唯有自行率兵前往救援!”说到最后,张辽身上气势盛起,目光凌厉。

刘智暗暗心惊,但也不会示弱,喝道:“张文远你是在威胁我耶!?”

“哼,若是你主遇险,恐怕你等早就不顾一切地奔往了!你去是不去,说句明话罢!”张辽冷声喝道。

刘智不由脑念电转,想到张辽刚才说的一切,心头却是越来越乱。而他麾下将士,亦都被张辽刚才的几番话,乱了心思,一时都不敢轻易出口,只怕误了大事。

一阵后,刘智终于有了决定,道:“好!但未免万一,我只会遣数百轻骑前往探望,如若司马家果真如此,我的部署自会喝住。你张文远也别想使奸计,调去我军大部兵马,再来袭击!而且若是我派遣兵马后,不见你军撤去,我会立即召回他们!”

“一言为定!眼下事态危急,不可怠慢,还请刘将军尽快行事,张某先是告辞!!”张辽听话,狮眸一亮,重重颔首应罢,便是一拔马,领一干从骑赶回去了。

“将军,我看这张文远说的都是鬼话,不可轻信。”

“可是,我看那张文远极有诚意,而且他也愿意撤兵,将军也说了只派数百兵马,对我军的战力也无多大的折损。”

“这倒也是,但若正如张文远所言,司马家还真是不得不提防。由其如今幽州战事正紧,据说主公虽然率兵逼近了北平,但因那刘关张还有一姓赵的小将表现活跃,足足三万大军,竟被挡住了。随着日子消耗,大军的粮食渐渐难以维持,此下战况不妙,真有万一,要主公从前线调拨军队回来,也是难事!”

张辽一走,刘智的部下却都出声了。刘智听罢,一摆手,喝住众人,然后却果然依照与张辽约定一样,迅疾派数员心腹将领,前往查看。

另一边,正是回去的张辽一行人中。张辽忽然向身旁一个身形略为瘦弱,身穿黑袍轻甲,看上去倒有些弱不禁风,但却长得潇洒俊朗,双眸充满睿智的男子,谓道:“军师,适才我说得可都合适?”

那男子一听,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很好!”

却听张辽口喊此人为军师,再看他面貌,赫然正是去而复返的郭嘉是也!

原来当初郭嘉离开鬼谷山后,便猜到了以马纵横的脾性,一定会回去兖州,遂与王小虎等人秘密起行,先是潜伏回了兖州与河内边境一带,也是料到马纵横若回兖州必走此道。不久张辽来到,郭嘉秘密前往会合,又要张辽暂时隐瞒他的行踪,暗地里教张辽各做布置,还有命一些精细的飞羽细作前往查探。其中,由其对司马家还有河内各大世家进行密切地监视。而在两日前,从回来的细作那里,郭嘉就知道司马家还有各大世家开始配置军备,知道司马家定是要对付马纵横。于是,郭嘉便将计就计,一边留意司马家的动静,一边思考化解敌人的计策。可惜的是,风满楼大本营藏匿的地点实在太过隐秘,郭嘉并不知道风满楼何时行动,否则或者就能更快一步做出反应。

“主公啊,主公,你我大业未成,你可别先阴沟里翻船了。只要熬过此劫,日后天大地大任你肆意纵横!”郭嘉暗暗地腹诽道。

于是,倒再把目光转回如今的泥龙口下。

却见马纵横在人丛内快步奔杀,混杀至今,他到底杀了多少风满楼的死士已然记不清了,但围着他的人丛起码缩了一半。只见他一声红得发艳,铠甲、龙刃、头发、脸上、履子无一不是血迹斑斑。

“嗷嗷嗷嗷~~!!都给老子滚开啊~~!!!”蓦然,马纵横冲天一声咆哮,猛又加速奔起,龙刃霍地飞砍而出,瞬间连个风满楼死士都被他拦腰砍死。这时,在他后背,数个死士扑来。马纵横却迅速斜里一窜,一刀把一个扑来的死士砍飞,然后趁背后的死士急于转扑,又是一刀大挥,把那几个死士霍地全都砍开。

血液狂飙,天上下起了连片血雨。

就在此时,马纵横眼疾,蓦地发现史阿被两人围住落尽下风。须臾间,史阿被其中一人一刀砍中!

“史阿~~!!你等着,我来也~~!!!”马纵横看得目瞪心揪,鬼神相势骤现时,浑身的地狱火更是猛冲而起。马纵横身子一是启动,急就挥刀狂扑而去。这下,饶是这些不惧死的死士,都被疯狂的马纵横给吓到了,连忙纷纷退避。马纵横急是冲突,怒声连连。

“他娘的!!这鬼神马羲,烦人极了!!大哥你把这史阿解决了,小弟替你把那马羲头颅取来!!”

另一边,正与其兄围攻着史阿的煞鬼,忽然眼神一亮,比起史阿的贱命,自然马纵横的人头更是有价值多了。煞鬼倒是以为马纵横奋战至今,已是强弩之末,这下正好去占便宜,说不定自己真能杀了他,一举成名,得到司马家的赏识,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在贪念的怂恿之下,煞鬼猛地一窜,竟就往马纵横那处迎了过去。说来,杀鬼与煞鬼两兄弟自幼相依为命,无父无母的他们,为了能够出人头地,甘愿吃尽天下的苦,甘愿受伤拼命!当然,他们兄弟是为了过上更好的日子。

可做哥哥的杀鬼,从来都比煞鬼多一点心思,就是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够比他这哥哥过得更好,活得更长!

“小弟!!你莫过去,那马羲非同小可!!”杀鬼这下一听煞鬼要去与马纵横厮杀,面色顿变,心神早就乱了,急是回头望去大喊道。

就在此时,本是被杀鬼一刀击中的史阿,蓦然双眸精光盛放,大喝一声,提剑舞起。

“杀鬼,你已死到临头,还有心思关心你那不成器的弟弟耶!?”史阿喝声起时,手中宝剑早已舞动,挑起道道剑花。杀鬼面色一变,下意识地拧刀就挡。可史阿剑速极快,渐渐地杀鬼招架不住。这下战况陡变,周边的风满楼死士都反应不及,正要纷纷来救时。

突兀之际,只见史阿舞剑拨开杀鬼的刀后,往他咽喉轻是一点,就如蜻蜓点水一样,旋即剑尖离开,一丝丝鲜血喷出,杀鬼充满不甘地惨叫一声,瞪大了眼,一时却还没断气。

“啊~~!!大哥~~!!!”正快要冲到马纵横面前的煞鬼,听得那声惨叫,顿时浑身冰寒,一下子全都忘记了,连忙转头望去。

可这下,一股澎湃凶悍的气势轰然逼迫过来,煞鬼瞬间就如僵硬一样。

“鼠辈,随尔兄下地狱去罢!!!”震耳欲聋的吼声暴起,那煞鬼甚至还未来得及看清其兄,就被冲上的马纵横一刀砍开两半,身体还猛地向两边窜飞而去。

杀鬼、煞鬼两个楼主忽然纷纷死去,刹时间风满楼死士的士气,一落千丈。

可就在此时,一阵蹄声骤响,很快还伴随着几道响亮的鸣声。紧接着还听到庞德、还有胡车儿那拉着嗓子,竭斯底里地叫呼声。

“伏波麾下赤狮上庞令明在此!!尔等鼠辈快快让开~~!!!”

“哇啊啊啊~~!!!主公哇~~!!!你在哪里~~!!!老胡来了~~!!!”

马纵横面色一震,只觉浑身忽然充满了力量,他虽让赤乌回去搬救兵,但却只是寄托一丝希望,没想到竟然还真被赤乌‘请’到了,而且还来得正是及时,不由大声笑道:“哈哈哈哈哈~~!!你等可让我久等啦~~!!”

“主公~~!!”庞德听得马纵横的笑声,顿是心头大震,欣喜若狂地扯声大喊一声,立刻策马奔马,舞动手中一对追星戟,猛砍急劈。胡车儿还有一干将士也各是舞动手中兵器,奋然奔杀突去。风满楼的死士这下士气正是低落,又哪里抵挡得住如同猛禽恶兽一般的这一行人。

只见庞德在前左突右撞,双戟挥舞如风似电,只杀得那些风满楼死士朝四周乱滚翻倒。电光火石之间,胡车儿又从后面迅疾赶上,一对大铁锤见人就砸,暴力凶悍。另外一干追上的马家将士也是彪悍,杀得那些风满楼死士惨叫不绝。

与此同时,马纵横和史阿也把马车一旁的风满楼死士全都杀散。旋即,马纵横急是赶到马车,声音更有几分发抖,一边拨开帘子,一边喊道:“玉儿~!你莫怕,马大哥来了~!”

可就在马纵横万分激动,以为自己很快就能看到他日思梦想的爱人时。猝然寒光一道,马纵横面色一变,以为里面藏着的是个杀手,立刻一手抓住那人的手臂,可就在碰触到那手臂,感觉那细软无骨的芊芊玉臂,还有那熟悉的感觉时,马纵横蓦然神色大变。这时,车里的人似乎要来搏命,骄喝一声,便见一青衫女子如仙女般飞出,还带着一股幽幽的香味,扑向了马纵横。

眼看青丝飞舞,黛眉秀目,玲珑俏鼻,樱桃小嘴,以及那张晶莹白皙,如经过鬼斧神工塑造的绝世面容。马纵横瞬间失了神,就连那女子正举匕首要刺来,也全然没了反应,而且脸上却流露出真挚浓密的爱意,仿佛就算死在此女手上,他也心甘情愿!

而那女子看到马纵横的面容时,也瞬间如遭晴天霹雳,一连串的画面不断地闪动着,脑瓜子好像要炸开一般,而她一直梦到的那个男人的身影,竟然和眼前这个人猝然融合了起来!

“啊!”这说是迟不过只发生在一刹那之间。女子忽然一声惨喝,便要摔落,马纵横急忙抱住。女子急欲挣扎,但当两人相视的瞬间,女子忽然想到在一楼阁之上,自己竟被眼前的男子抱住,两人旋即更是亲吻一起,那一刻幸福满溢的感觉,至今陡地涌上了心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