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8川蜀之战(109)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司马昭连忙让人打开城门,却又还是严令不可大动声势。众人领命,不敢怠慢,不知不觉中已然是对司马昭一副言听计从的样子。

此时,却说司马懿带着残兵正是赶来祁城。却见祁城中无人赶出迎接,不由吓了一跳,甚至在心中不禁地喊道:“我命休矣!!”

不过过了好一阵,却又不见城内的霸王军冲出前来厮杀。司马懿不由惊愕,这时忽然正见城门打开,往城上望去,隐约见得自军将士的装甲,顿时精神一震。

但很快司马懿却又眉头一皱,眼下可不敢有任何鲁莽的行动,若是城上的还是霸王军的军队,故意打开城门,将其诱入,那后果可将不堪设想!!

就在司马懿犹豫之际,这时后方响起了阵阵喊杀的声音,隐约之际,司马懿更是听得孙策那可怕的吼声。

“昭儿那小子素来多计!!说不定是他故意为之,再者凭他的才能,不可能失败的!!”虽然司马昭是第一回亲自领军,但作为父亲的司马懿对他却是绝对的信任,这种信任毫无依据,若真的要找个理由的话,那就是来自血脉的信任!!

司马家中,从无不才之人,更何况是他司马仲达的儿子!!

于是,司马懿强打精神,一拍坐下战马便往祁城急奔而去。司马懿身旁簇拥的将领们见状都不由吓了一跳,唯恐司马懿中计,连忙快速地追了上去。

少时,司马懿赶到城下,虽然他是信任司马昭,但这一路都是提心吊胆,唯恐城上忽然下落一片乱矢。不过他很快就看到了城上的司马昭,父子二人眼神一对,司马懿不由振奋起来,迅速地驰马冲入了祁城之内。

不一阵后,正见一彪杀气腾腾的人马奔杀而来,为首当先地赫然正是孙策是也。此时却看祁城的城门已然重新关闭,孙策往城上望去,城上的旌旗依旧是自己军的旗帜,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四处张望,却不见司马懿那支败军的踪影。于是孙策一沉神色,便往祁城赶了过去,正是想询问城上的将士有没有看见川军的踪影。

孙策赶了一阵,却见城下一带布满了尸体,可谓满目疮痍,心想祁城刚刚定是经历过了一番恶战,但奇怪地是四周却又不见任何川军的踪影。就在孙策沉思之际,蓦然一股杀机陡现,孙策急忙再往城上望去,却见城上的将士各个面生得很,瞬间便知中计!!

“不好!!”孙策惊呼一声,连忙拨马便转,其身后紧随赶来的将士见状,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就在此际,突兀只听城上一道令声,猝然大片箭矢冲天而起,并旋即如同倾盆大雨一般坠向了孙策那处。孙策只管驰马狂奔,其麾下的将士这下都紧张起来,各个勇不畏死地冲到了孙策两侧和背后,将其保护起来。

须臾,乱矢骤落,霸王军的将士瞬间死伤过百,惨叫声更是一连迭起。孙策大怒不已,冲出了箭程范围后,赶到一处高地,瞪眼往城上望去,只见城上哪里是自军的人马,全都是川军的人众,心里一想,恐怕此时祁城已被川军给取下了。

“该死!!功亏一篑了!!”孙策咬牙怒吼,脸上尽是不甘之色,这在不久之前,分明他还是占尽绝对的优势,几乎就可以击杀或者擒下司马懿,可眼下局势扭转,要想再擒杀司马懿恐怕是难了!!

不过孙策并无轻易放弃,如今都走了这一步,他自不会善罢甘休。于是他很快就指挥将士们就在祁城五、六里的一处平地扎据下来,并命人通知各部军队在此集合。

当夜,霸王军的人马纷纷赶到,数万人马就扎据在祁城五、六里之外。此时在军中一处帐篷中,太史慈满脸愧疚之色,单膝正跪,道:“此番失利,全乃末将之过。末将愿领罪受罚!!还请主公赐罪!!”

太史慈话音一落,不少将领都是面色一变,其中有不少人都想替太史慈说清,但又想太史慈此番责任重大,却又不敢轻易张嘴。

这时,却见徐盛走了出来,面带羞愧之色,也跪了下来,道:“主公!!此事责任在于末将,若非末将轻敌,被敌将姬英击败,祁城也不会落入川军手中。末将愿领罪受罚!!”

而此时,却看孙策沉色闭目,呼吸却显沉重。忽然孙策睁开了眼睛,道:“太史慈决策有误,以使大军错失良机,将军阶三级,扣一年俸禄。徐盛小觑敌将,以至于被川军有机可乘,最终祁城失守,责无旁贷,降为牙门将,扣俸禄一年!!”

孙策此言一出,无论是太史慈还是徐盛不禁都是露出感激之色。毕竟以他们犯下的罪过,仅仅只是降军阶和扣俸禄,孙策已然是宽宏大量了,否则就算定他们死罪也不为过!!

“谢主公不杀之恩,我等接下来必勇于向前,努力杀敌,戴罪立功!!”太史慈和徐盛一对眼色,齐齐震色喊道。孙策听话,点了点头,然后望向了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周瑜。

却看周瑜神色落寞中带着几分愁绪,长吁了一声后,震了震色道:“川军能够如此快调动成都的大军赶来,想必提前必有预料。司马仲达不愧是当世怪才,想要将其击败,确是没那般容易。眼下司马仲达不出意外,应该已进入了祁城之中,而在祁城中,除去伤兵不算,如今能够厮杀的恐怕还有数万的兵众。而我军连番奔波,虽然兵力上不逊色于彼军,但此下都是疲惫不堪,短时间内恐怕难以作战。再加上我军如今正处于川蜀腹地之中,一旦溃败,后果将不堪设想,因此接下来我军事事得多加小心,绝不能再出任何差错!”

周瑜说到这,眼神一凛,面色肃穆。众人都感觉到周瑜沉重的心情,不敢怠慢,连忙纷纷答应。

就在这时,蓦然帐外响起了连阵轰鸣的声音,周瑜一听顿是神色一变,急忙便往帐外走去。众将领见状,都是一惊,不知发生何事。而孙策虽然没有起身追上去,但却也紧皱起眉头,暗暗察觉到事情恐怕是不妙了。

不一阵后,周瑜带着极其沉重的神色走了回来,一干将领纷纷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起了周瑜。孙策面色一怒,一拍奏案,大声一喝。只听孙策的喝声如同轰雷乍响,众将领吓了一跳,连忙纷纷退回两边。

这时,孙策向周瑜投以眼色。周瑜却不张嘴,反而投回了一个眼色给孙策。孙策面色微微一变,不敢怠慢,遂是下令,让帐中的所有人暂时离开。

少时,却看帐中只剩下孙策和周瑜二人。周瑜脸庞微微抽动,还是不想说话。孙策不由心头一急,忙问道:“公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周瑜听话,面色不由苦涩起来,摇着头道:“主公,刚刚我出去夜观天象,这恐怕不久后将会有连场大雨。这连场的大雨若一旦下起,川蜀多是山地,我军行走不方便,怕是逃不脱川军的追杀。而我军此时处于郊野之外,雨势对于我军来说必然有极大的影响。就算我军不撤,留在此地,待连日的大雨过后,川军在城中养精蓄锐,大举杀出,我军恐怕是必败无疑啊!!”

孙策一听,顿是神色大变,摇首道:“兵家战事,天时地利人和,乃胜负之关键。如今我军错失良机,将士们士气一落千丈,并筋疲力尽,加上在川蜀作战已久,将士们战意愈渐,我军人和已失。再者,川蜀之险,独甲天下,我军于川蜀与川军作战,本就失去地利。如今天时又不在我,我军莫非当真败数已定么?”

孙策一时间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神色落寞极了,默然而不语。而周瑜也显得颇为丧气,英眉紧皱,一时无语而对。

不知过了多久,孙策忽然问道:“这场雨什么时候会来。”

“以小弟所观天色,迟则明日,快则恐怕今夜之内,就会来临!!”周瑜沉色谓道,深知其中事关重大,不敢怠慢。

“事已至此,勉强不得!!速传我号令,让各军人马立即收拾行装,但凡大件笨重物品,一律丢弃不要,全军撤回德阳,不可有任何怠慢!!”孙策当机立断地震色喊道。周瑜听了,暗松了一口气,他却也怕孙策不甘就此放弃,强行行事。

于是,周瑜很快地便领了命令,遂迅速退出。

与此同时,却说此时在祁城之内。只见司马懿正坐于上座,喝了左右递过来的压惊汤后,长吁了一口气,道:“此番幸好有我两个儿子以及诸位将士鼎力相救,否则只怕真的是要栽在那孙伯符手中啊!!”

司马懿话音一落,司马师以及司马昭还有一干川军将领连忙纷纷跪下,齐声喊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