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2川蜀之战(113)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兀突骨正憋了一肚子怒气,正策马想与孙策继续厮杀,没想到旁边竟有人发箭偷袭,而且还是射向自己的弱点之处。

话说,兀突骨浑身几乎都有鳞片保护,就只有头颅没有,乃是要害。而刚刚孙策与他厮杀的时候,正好发现了兀突骨的这处要害,故令太史慈以箭矢袭之。

啪~~!!

乍响陡作,正见血花绽开,太史慈的这一箭正好射伤了兀突骨的右目。不得不说,幸好兀突骨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箭矢,否则太史慈这可怕的一箭怕是要破颅而出。

“哇哇哇哇~~~!!孙伯符你死定了~~!!!藤甲军全军出动,给我把那孙伯符碎尸万段~~~!!”兀突骨发出一声声竭嘶底里,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扯声发令。随着兀突骨令声一落,藤甲军的将士立即疯狂地行动起来,各提兵刃朝着孙策处杀奔而去。太史慈见状,连忙下令,在他身后的霸王军将士立即杀出挡住。只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是令太史慈万万没想到地。却见藤甲军的将士各个威猛如同鬼兵,并且刀枪不入,杀上去挡住的霸王军将士一下子就被藤甲军的将士给击溃了。

幸好就在这时,从德阳城赶来接应的援兵终于赶到了。正见吴懿带着一批人马迅速地杀扑上来,场面立即陷入混战之中。川军大乱,四处逃窜。于禁见状况不妙,立即带着麾下一批心腹将士先是撤离了战场。而被射伤了眼睛的兀突骨,则是连下死令,让麾下的藤甲军务必抓拿孙策,将其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在兀突骨连道死令之下,藤甲军的将士杀红了眼,渐渐地不分敌我,但凡逮住人便厮杀,就连川军的人马也不少死在了藤甲军将士的利刃之下。孙策见这些藤甲军如此可怕,也不敢招惹,和太史慈等人赶到周瑜处,护送着周瑜先撤离战场。

话说,当孙策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撤回德阳,终于算是可以暂时松下一口气时,恰巧雨势渐渐地缓了下来,同时也到了当日的黄昏时分。

而刚入德阳城城门,再也坚持不住的周瑜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孙策大惊失色,连忙命人寻来大夫医治。半个时辰后,大夫走了出来,孙策还有其麾下一干重要将领都在旁边的房间等待,得知消息,连忙赶了出来,围向了那诊治的大夫。只不过大夫却是面露难色,连连摇头不语。孙策见状,吓得面色都发白起来,连忙抓住大夫的手不放,连连询问之下。大夫苦涩地说了出来,道周瑜不但仅仅只是感染了风寒这般简单,这些日子他历经战事,加上心神损耗,身心之疲倦已超出常人能够承受的负荷,眼下就算能够治好,只怕日后也会折寿。再者,要治好周瑜,怕也不是一早一夕的事情,除了要好好休养之外,还要用药物调理,没过数载的时间,根本不可能痊愈。

孙策一听,顿时脸黑得快要滴出水来,眼神里更闪烁着急躁不安的神采。眼下周瑜还需这位在川中颇有名声的大夫医治,

因此孙策也不敢得罪他。更何况这位名医一开始对于他们这些侵略者还颇有抵触的情绪,还是吴懿费了好一番口舌才为孙策请来的。

一阵后大夫离去,临走前大夫特意叮嘱不可打扰周瑜的歇息。周瑜起码要躺上两日的时间,方可下榻,平时除了送去食物,便不饶打扰他了。尤其是军务要事,最好不要让他得知,眼下当务之急乃是尽快让身心得以恢复。

因此大夫离开后,孙策等人也没去打扰周瑜,孙策更是吩咐左右,在门外守住,并密切留意周瑜的动静,绝不可让他下榻。

随即,孙策带着沉重和疲惫的心情与麾下一干将领略做了吩咐后,便让众人散去,歇息休养。

到了次日,雨势终于停了下来。孙策遂命麾下一众将领前来商议。

“主公,眼下大都督身体有患,不宜再参加战事。而城中所有的存粮加起来恐怕也不够大军一个月所用。如此下去,只怕我军将会!!”这时,却听朱然神色愁然地向孙策禀报而道。不过他话未说完,凌统忽然喊了起来,道:“朱将军不必多虑!!川军那些狗贼先前占据优势,眼下我军已撤回德阳城中,待军中将士休整完毕,却也不惧再与川军狗贼厮杀。至于粮食有缺,大可整军强攻祁城。祁城如今有大量的川军,肯定存了不少的粮食,只要攻破祁城,粮食方面自可无后顾之忧了!!”

凌统话音一落,程普立即摇首道:“不可!!如此实在是太鲁莽了。司马仲达非寻常之辈,以他的智谋肯定猜到我军强攻祁城乃是为了得到粮食的补给,到时就算我军不惜代价地将祁城攻破,万一司马仲达来个一不做二不休地将粮食全都烧毁。我军岂不落入绝境之中!?”

程普此言一出,不少本是强打起精神的霸王军将领顿时如被泼了一盘冷水。凌统一听,面带忿色,急喊道:“黄老惨死在于文则还有川军狗贼手下,程老与黄老乃是多年的手足兄弟,莫非就这般轻易放过于文则和那些川军狗贼么!?”

凌统此言一出,太史慈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下便是明悟凌统之所以如此激动,怕是心里想着要替黄盖复仇。毕竟当日黄盖乃是因救援凌统而被于禁射杀,凌统年轻而刚烈也难怪会一时意气用事,不顾局势。而程普听了凌统的话后,面色一变,白眉紧皱,却不回应。

“凌公绩!!你别太过分了!!程老乃是军中资历、威望最高的将领,立下的功绩,纵是你加上你父亲也不如程老!!你岂能如此放肆!!”这时,一旁看不过眼的徐盛怒声向凌统喝叱起来。凌统双眸一瞪,却也不退让,冷声喝道:“徐盛将军当日若非你大意失守,眼下怕也不会有这般困境,若我是你却也不敢在此大放厥词!!”

“你!!”徐盛听话,面色一紧,脸庞抽动了几下,倨傲的他一时也不知如何回话。

“够了!!都给我闭上嘴巴!!眼下正是危急存亡之际,尔等只顾一时之气,不设法解决难题,我要尔等何用!!?”突兀,在正首大座上的孙策怒声喝叱起来。一干霸王军的将领听了,不敢放肆,纷纷低头不语。

孙策长吁了一声,遂是望向了程普,带着敬重之色地问道:“程老,以你之见,当下该如何是好?”

程普听孙策问话,先是一沉色,然后答道:“此下恐怕只能设法从那曹老贼那里寻得帮助。曹老贼毕竟是那司马狗贼的主公,司马狗贼想必还不敢与曹老贼公然翻脸。若是曹老贼出面调解停战,或许还有转机。”

程普此言一出,孙策还有一众霸王军的将领顿时都是面色大变。

“这!!程老,曹老贼可是孙家大敌,我等又岂可、岂可!!这绝对不行!!!”一员霸王军的将领听话,不由神色一变,说着还不禁地向孙策望去,唯恐孙策会忽然发怒。

“此言是理!!曹老贼素来将主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再者,正如程老刚刚所说的,在名义上司马仲达还是曹老贼的臣子。曹老贼又怎么会反过来帮助自己的大敌来对付自己的臣子呢?”太史慈沉色喊道。

程普听话,凝了凝神色后,回答道:“曹老贼乃当世枭雄人物,此人从不会因感情而左右,他的大局观更是这些年来一众诸侯之中的骁楚,甚至可以说无人能比肩。也正因如此,他才能事事占尽先机,成为当年的天下第一霸主。若非有马家那鬼神这般异类存在,说不定如今北方和中原皆落入曹老贼的手中了。而眼下若然让司马家取得了胜利,其名声必然大涨,更隐隐有成为西方霸主的趋势。一旦司马家站稳了阵脚,以司马仲达的野心,到时候必然会设法脱离曹魏。这般道理,以曹老贼的智谋和大局观肯定能够明白其中利害。因此只要我军愿意前往求援,曹老贼大多都会答应。更何况曹老贼和那马家鬼神大战在即,想必他也希望能够讨好我孙家,甚至在必要时得到我孙家的协助。也正因如此,诸位不见昔日曹老贼甘愿与我孙家休战,甚至还割让新城还有建平两郡。”

程普侃侃而言,如今周瑜不在场中,经验丰富并且思绪敏捷的程普倒是暂时充当了周瑜的角色。却听程普话音一落后,不少霸王军的将士都是沉起了神色,皆闭口不做声。而有些人则望向了孙策。毕竟孙策才是决策者,而他与曹操更是有些杀父的血海深仇。孙策神色沉凝,眉头皱起。以他的脾性,自然是万般不愿去求得曹操的帮助。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