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3川蜀之战(114)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但如今的孙策,已非当年,尤其是经历过一次死亡的他,脾性更有所收敛,明白到要成就霸业,有些时候绝不能意气用事。

尤其眼下周瑜身体出了问题,而无论于公于私,周瑜对于他还有霸王军来说都是必不可缺的人物。再者,眼下军中将士陷入于绝境之中,若是他一时感情用事,说不定他和他的将士们都会被川军歼灭于川蜀之中!

孙策脑念电转,忽然长吁了一口气,震色道:“程老所言是理。眼下局势所迫,若是向曹老贼求助,能够为我军争取得一时苟延残喘的时间,为未来我军举势再起赢得机会,一时个人的恩怨,暂时放下,我相信我父在天之灵也能够理解明白。只不过此事事关重大,而且如今时间紧迫,当速速做出人选前往,不可再有迟疑,否则被司马仲达那狗贼察觉的话,只怕会有异变。”

孙策此言一出,不少将领都是神色一惊,似乎都没想到孙策竟然如此轻易就放下了杀父之仇的恩怨,选择向曹操求助。

程普则是暗暗松了一口气,方向孙策的目光里,虽有欣慰但却也有几分心疼和惭愧。程普很清楚孙策的脾性,让他放下杀父之仇的恩怨,绝无他表面表现出这般简单。

“主公!!此下副都督正于建平之中,不如立即发流星马前往禀报,说明其中利害。以副都督的名声和智略必能完成使命!!”这时,朱然忽然震色向孙策喊道。孙策听话,面色一震,速是点了点头。

竟然做好了决定,孙策立即安排起来,修书一封,并让人以流星马发往建平通知鲁肃。

不一阵后,众人散去,孙策也转入后堂之中。这时,程普却追了上来。

“老将无能,让主公受委屈了。”孙策还未转过身来,程普忽然单膝跪下,拱手而道。左右见状不由吓了一跳,孙策面色沉着,将左右喊退。

少时,孙策转过了身子,神情却是十分的平静,望着程普,道:“不。无能的并非程老,而是我这个当儿子的。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可我却要向仇人摇尾乞怜,实在不配为人子。”

却看孙策虽然神色平静,但双手却不由握紧了拳头,隐约之中,程普更察觉到有一股可怕的煞气。

“主公,昔日汉高祖为保基业,纵老父被擒于西楚霸王手中而不顾。最终高祖因此得以保存实力,赢得了天下。忍一时之气并不可耻,最怕的是没有了东山再起,决战天下霸主的机会啊!!”程普老躯一震,声音有些发颤,向孙策劝道。

“我明白,这道理我心里清楚得很。程老放心,在大业未成之际,我一定会沉住这一口气,为了军中将士,更为了孙家的大业,我愿承受所有的骂名和罪孽!!”孙策沉声喊道,眼中充满了坚毅之色。程普听了,不禁地心头发疼,低头而不语。

一日后,却说在建平的鲁肃此时已然得知了前线霸王军大败撤回德阳的消息。鲁肃自然心中着急不已,正思索计略,这时忽然有流星马来报。鲁肃听了孙策的决策后,一阵沉默无语,来回走动了好几回,忽然脚步一停,立即命左右收拾行装,赶往许昌。

因事情紧急,鲁肃星夜兼程,一路上没有歇息,在次日的晌午时分赶到了许昌求见。这时,许昌正处于紧张的备战之中,气氛十分地严肃,大街上更是四处可以看到巡逻的人马。而曹操得知鲁肃求见,倒也重视,立即召集了麾下文武于王殿之中,并令麾下爱将毛玠接待。毛玠一路无语,将鲁肃引入了王殿之中后,便站到左边一列之中。却看许昌王殿修葺华丽,多以黑金彩绘装饰,王座后有一头朱雀翱翔于云霄之中的画壁,庄严而霸气。

“哈哈哈哈~~!!没想到子敬竟然会来拜访,孤也没有什么准备。不过今夜孤已经命人安排好宴席,今晚定要和子敬好好地喝上一场,不醉不归!!”这时,只听一阵豪爽的笑声响了起来。鲁肃听了,一震色望了上去,正见曹操一袭黑金凤雀王袍,神容亲切,却庄严霸气,俨然一身王者之风。

鲁肃暗暗诧异,不过他却没有望了自己身负的重任,连忙一沉色,毕恭毕敬地拱手一拜,遂是向曹操道出了自己所来的目的。

一阵后,鲁肃话音一落,王殿中隐约传出了几声嗤笑的声音。鲁肃心头一沉,却没有立即回击。曹操微微沉色,肃穆起来,道:“子敬未免有些为难孤了。当日孤为了平息战事,全力准备与马贼之战,不得不与孙家和议,甚至割让了新城和建平两郡。可却没想到你家主公却征集大军,杀入川蜀之中。

而司马仲达乃是孤亲自任命的益州牧,负责统辖益州大小事务。孙伯符之举无疑是破坏了当日孤与他的和议,若非眼下孤正准备战事,否则早就亲自引兵讨伐!!如今倒好,那孙伯符败在了司马仲达的手中,倒要让孤这个当主公的去替他说清和议,这天底下哪有这般荒唐的事情!!?”曹操的语气从一开始地调侃渐渐地变得严肃起来,后来更是带着王者的威严,一声厉喝,向鲁肃反问道。

鲁肃听了,不由面色一变,心想曹操果然狡猾,当初他分明向自家主公有所暗示,如今却把关系撇得一干二净。不过鲁肃很快就振作起来,原来前来许昌的一路上,鲁肃便早有思量。

“魏王业大,但旁有巨虎瞰视,马家鬼神实力之盛,足以与魏王平分秋色。不过有一点,肃以为马家鬼神远胜于魏王,此更乃魏王之致命要害!!”鲁肃目光一闪,忽然震色喊道。

鲁肃此言一出,曹魏一众文武不由纷纷色变,不少人更是面露不忿,正想喝叱。这时,曹操却把手一举,反而是笑容可掬,缓缓而道:“哦?孤早闻江东鲁子敬不但仁义无双,更有不逊色于周郎之谋略,今日孤倒要见识见识子敬你的能耐。若然子敬所言果真能够直指要害,孤不但不罚你无礼之罪,更重重有赏!!”

曹操此言一出,鲁肃心头一定,倒是颇有自信,谢过曹操后,沉色而道:“刚刚肃说过,魏王业大,若只片面的来看,魏王如今占据豫、荆二州,加上川蜀之司马还有占据雍、凉的马孟起,实力倒是还比马家那位鬼神还要强大一些。只不过马孟起虽是魏王女婿,但与马家那位鬼神却更是血脉至亲,骨肉兄弟。纵然他们二人有着天大的恩怨仇恨,但他们始终还是留着同样血的骨肉至亲。而在帝王大业面前,肃以为就算再大的仇恨,也能暂时放下,毕竟只要他们兄弟二人取下天下,这未来天下就是他们姓马的了。”

鲁肃话音一落,曹操微微眯起了眼睛,虽然还是在笑,不过笑容里却似藏着杀机。

“再者,川蜀之司马,此人天赋异禀,才谋更不逊色于卧龙、凤雏。而魏王可是识才爱才之人,可这么多年此人却在魏王身边一直藏拙,直到近年入川方显厉害,其城府和野心有此足以昭显。昔年高祖虽于川蜀举事,但西楚霸王项藉却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若非九江王之叛,或许这帝王霸业还是最终落在项藉的手中。魏王却不怕重滔古人覆辙,让那司马仲达成为下一个九江王耶!?”却听鲁肃话音一落,掷地有声。与此同时,整个许昌王殿中,霍然升起了一股股可怕的杀气。很快更听一声怒吼,宛若虎啸,吓得鲁肃不由一惊。

“区区司马小儿,岂敢效仿当年叛贼英布!?哼,若他真有这个狗胆,无需任何兵马,虎爷单枪匹马,便能杀入川蜀,拿下他的狗头!!虎爷再将他碎尸万段,杀他全家~~~!!!!”

鲁肃强震精神,速是望向了前方,这时正见一员身穿黑锦金丝虎咆战袍,威武无比的大汉走了出来。鲁肃望其伟岸的背影,甚至不禁地有些心惊胆战起来。这时,那人转过身来,虎眸中带着一股虎煞之气,鲁肃心头一凛,暗想此人厉害,恐怕就算是霸王军中,也仅仅自家主公还有太史慈能够与他一较上下。

“呵呵,虎侯稍安勿躁。你的实力,孤自然清楚。不过虎侯刚才的话未免有些托大了。小霸王的实力,天下人人皆知,就连他也败在了司马仲达手下。虎侯单枪匹马又岂能拿下司马仲达的首级。”曹操听话,扶须淡淡笑着,眯起的眼睛里,此时却给人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

鲁肃一听,便知此人正是曹魏第一猛将,有着虎痴之名的许诸,此人名震天下,鲁肃不由多看了几眼。许诸听了,冷冷的笑了笑,眼神里更多是不服气,但却没有反驳,遂在曹操的示意下,退了回去。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