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6川蜀之战(117)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兀突骨当日与孙策厮杀时,被太史慈射瞎了一只眼睛,因此怀恨在心,这下更于德阳城下搦战,准备要与孙策搏杀。

就在此时,却见德阳城门猝是大开,一彪人马飞快地冲了出来。兀突骨见状,顿是神色一震,瞪圆独目望了过去。须臾,正见对面的霸王军人马一字摆开,阵前一列皆是霸王军中骁将,正中间的正是孙策。

“蛮夷鼠辈上回我军正处于险难之中,方容你放肆,今日竟还敢来挑衅!!找死!!”孙策霸王目中两道精光骤射,霎时浑身散发出一股惊人的霸气。孙策霸气惊人,就连兀突骨不由都是心头一凛,面色一紧。

就在此际,孙策忽地一拍坐下乌骓宝马,提起霸王枪朝着兀突骨那处便冲杀而去。兀突骨见状,连忙抖数精神,大声一喝,提着手中象蟒三尖刀迎了上去。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间正见孙策和兀突骨两人交战一起,两股强大的气势轰然击撞,余波之劲,两方将士不由都是纷纷色变。

“嗷嗷嗷嗷~~!!杀呐~~!!!”兀突骨怒声咆哮,手舞着象蟒三尖刀朝着孙策猛砍乱劈。面对着兀突骨的猛攻之势,孙策倒也不惧,舞动手中霸王枪,将兀突骨的攻势一一挡了下来。却见两人厮杀越来越是激烈,蓦然正见孙策一枪搠在了兀突骨的身上,霎时只见火花爆射,强悍尖锐如霸王枪竟然也突破不了兀突骨的鳞片。

“好硬!!”孙策暗暗惊呼一声,这时兀突骨怒吼一声,拧起手中象蟒三尖刀朝着孙策猛劈过去。孙策速是挪身一闪,枪若猛龙飞出,强硬地挡了下来。紧接只听孙策怒声咆哮,手中霸王枪霍然迸发出一股无与伦比的霸气,宛若强龙之势,不断地袭向了兀突骨。兀突骨顿时被孙策的强势给压制住了,被孙策杀得节节败退。

这时,在兀突骨后方的川军将士都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于禁眯着眼睛,心里想着此时霸王军士气低落,虽然暂且得到德阳落脚,但却面临着兵粮殆尽的危机,若然此时孙策再遭重创,霸王军必然将人心溃散。

脑念电转后,于禁做出了个大胆的行径,暗暗地把飞鹰弓把握在手中,暗中驱马往前。

殊不知,就在于禁正准备要偷袭的时候,突兀一声怒吼,紧接着更是响起了一道弓弦乍响,可把于禁的胆子都给吓了出来。

“于文则你这鼠辈想要作死么!!”

随着弓弦乍响响起,于禁下意识地挪身急闪,没想到那人不过是虚方弓弦。另一边,兀突骨因被冷箭射瞎了一只眼睛,这下更如惊弓之鸟,露出空挡。孙策看得眼切,立即抖数精神,手中霸王枪霍地挥动起来,连施强招。兀突骨一时抵挡不住,身上火花四射,幸好是有鳞片保护,否则只怕此时已被孙策轰成了蜜蜂窝。

“嗷嗷嗷嗷~~!!气煞我也~~!!”兀突骨被孙策杀得好不晦气,嘶声咆哮后,手舞着象蟒三尖刀,轰然爆发。只可惜地是在力量上,兀突骨竟还逊色孙策一筹,死死地被孙策给压制住了。

话虽如此,但兀突骨凭着他那刀枪不入的鳞片硬是挡下了孙策的所有攻势。两人斗至五、六十回合,却看兀突骨浑身是血,身上有不少触目惊心的伤口,不少鳞片都被孙策硬生生地挑了出来。这些鳞片已经是兀突骨身体的一部分,因此每当被孙策的霸王枪撕扯挑出时,兀突骨都会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啊啊啊!!天杀的孙伯符,本王就不信杀不了你~~!!!”兀突骨忽然双眸发红起来,嘶声吼罢,猝是甩出了一柄流星锤。孙策见状,吓了一惊,还好反应极快,一枪挑去,打下了流星锤。这时,兀突骨猛然杀上。孙策双眸怒瞪,一股极其可怕的霸气瞬间爆发,恍然间如化身为九幽之霸主,一面九幽天狮相势更是显现在了他的身后。饶是兀突骨这下也不禁被孙策的气势所怯,身子一滞慢下,孙策遽然一枪搠出,如同霸王出征,寸草不生之势,杀向了兀突骨。千钧一发之际,兀突骨连忙闪开,霸王枪从他左手臂擦过,顿时又硬生生地擦破了好几片鳞片,痛得兀突骨嘶声惨叫。

“藤甲军的兄弟!!给我将这孙伯符乱刀砍死!!”兀突骨嘶声咆哮,随着他话音一落,其身后的藤甲军将士立即蜂拥杀出,并散发出一股如洪潮扑涌般的可怕煞气。

“哼!!”孙策心知那些藤甲军厉害,不敢硬抗,冷哼一声后,遂是拨马便撤。兀突骨眼见孙策要逃,此战大失脸面的他岂肯轻易放过,立即怒吼一声,驰马追去。

这时,在霸王军军阵中的太史慈,再次虚放弓弦,怒声喝叱:“蛮夷鼠辈,看老子的箭!!”

兀突骨一听,吓了一跳,急忙望去,见太史慈竟又是虚放弓弦,气得怒发冲冠,呀呀乱吼。这时,在城上的朱然忽然一声令下,城上飞矢齐落,兀突骨吓了一惊,急忙后撤,藤甲军的将士见状,连忙迅速赶上接应。

不一阵,只见藤甲军的将士飞快赶到,护住了兀突骨。藤甲军将士凭着他们那身刀枪不入的藤甲,硬是挡住了从城上射落的乱矢。在城上的霸王军见状,不由都露出震惊之色。很快,孙策带着人马撤回城中,城门关闭后,勃然大怒的兀突骨仗着藤甲军的厉害叫嚣着冲杀而上。朱然反应倒快,立即下令,让将士们以落石攻击。霸王军的将士听令,不由都振奋起来,心想着这些蛮夷战士虽然刀枪不入,却不见得能够承受落石的巨大力量。

于是,城上霸王军的将士迅速地纷纷抬起了一颗颗硕大的石头,朝着城下的藤甲军凶狠地丢了下去。霎时,只见落石如雨,藤甲军的将士倒也不蠢,见到霸王军投石砸来,连忙纷纷撒腿就跑,躲避起来。

一轮落石的攻势后,朱然的主意果然是奏效了,十数个藤甲军将士当场被活活砸死。兀突骨惊慌失措地躲到后方,眼见此状,好像憋着一口气硬是咽不下去,气得脸色发红起来。

这时,藤甲军中忽然有个将士大喊起来,说川军的人马开始后撤。兀突骨听了,虽是心中不甘,但也生了撤退的念头,遂是迅速下令撤军。

当日,兀突骨带着人马撤回了距离德阳城以北数十里的一处山林中的营地中,带着几员将领,气冲冲地便来找于禁。

“于文则你这胆小鼠辈!!本王与乌戈国的弟兄在前厮杀,尔等也不见来接应,撤军时也不打个招呼,你这算是什么意思!!?”却见兀突骨怒瞪双目,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他身后的几员将领也是脸色凶恶,瞪着于禁。眼见此状,于禁旁边几员将领立即赶了上来,怒声喝叱,各个更是把一只手掌抓在了剑柄之上,随时准备厮杀。于禁倒是面色冷淡,一举手,示意他的麾下不要冲动,然后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望向兀突骨道:“乌戈国主稍安勿躁。孙伯符以及其麾下爪牙已然是强弩之末,眼下更是被困在这德阳。再过一段时间,等我主大军杀至,其军粮食耗尽,便是那孙伯符身首异处之时也。”

兀突骨听话,丑陋恶煞的脸庞紧绷起来,双眸闪烁着骇人的精光,冷冷地盯着于禁。于禁沉色,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却也丝毫不惧兀突骨。

“哼!!先说好了!!到时那孙伯符项上首级可是本王的,谁可都别想抢!!”兀突骨怒声喝道,说罢便一转身,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兀突骨离开不久后,这时于禁身旁一员将领不由带着疑色向于禁问道。

“于将军,我军兵力不过万人,而那孙伯符在德阳的兵力起码有二、三万人左右。若是孙伯符决心要从德阳率兵离开,就凭我军的兵力恐怕尚且是拦不下他们,这又何来将其困住之说?”

于禁听了,冷笑一声,道:“愚蠢之辈,孙伯符眼下麾下的兵力确是还有二、三万人左右。可他的麾下遭遇前几番重创后,已然是元气大伤,筋疲力尽。没有半月的时间,根本难以恢复。如此想来,不正如被困住一般?若是在这期间,孙伯符想要强行突破,我军即可杀往拦截,必能取之大胜也!!”

于禁话音一落,那将领不由醒悟过来,露出几分亢奋之色。另一员将领也一拍脑袋,震色道:“难怪刚刚于将军要保存实力,原来是要蓄jing养锐,准备好一旦孙伯符率兵强行突破,便与之决一死战!!于将军果真高谋也!!”

“哼!!这孙伯符虽然连胜了我几仗,但在战场上,只要战争还未结束,那就还有翻盘的机会!!此番我定要让世人见识到我于文则的厉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