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8川蜀之战(119)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孙策然后投了一个眼色给鲁肃示意。鲁肃会意,遂带着贾诩离开。

却说鲁肃把贾诩送到了驿站后,正好有人来报,说孙策召见。鲁肃不敢怠慢,立即赶往去见孙策。不一阵后,鲁肃来到了府衙内的一处偏厅,孙策早在等候。鲁肃见了孙策,连忙施礼。孙策转过身来,见鲁肃风尘仆仆,身子更是比他印象之中消瘦了许多,不由轻叹了一口气,道:“子敬此番真是辛苦你了。”

鲁肃听话,忙是震色,道:“肃深受主公恩宠,自当效以死力。只可惜…此番…”

鲁肃欲言又止,孙策见状,一摆手道:“老贼老奸巨猾,其实当初我甚至在想老贼大多不会答应,乐于见到司马仲达将我军歼灭于川蜀之中。此番老贼虽然提出了条件,但起码令我军还有希望。最重要地是只要我军得到了老贼那万担粮食,我军便可重稳阵脚,待来日与那司马仲达再一决雌雄!!”

“只是老贼提出的条件可是要主公你只带上一干骁将奔赴许昌,虽说是请求主公你的协助。但一旦主公到了许昌之后,只怕一切都得听从老贼的调令。再者老贼素来将主公视为心腹之患,但若他有心要害主公的话,恐怕后果不堪设想啊!!”鲁肃面露悔色,忧心忡忡地说道。

孙策听话,长吁了一声,道:“那又能如何?如今时不在我。倘若我真的不接受老贼提出的条件,就算我现在把贾诩和许诸二人给擒下威胁老贼。只怕老贼也不会接受我的威胁,甚至会反过来想尽一切办法来对付我。同时,我军此时粮食紧缺,在德阳只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一旦司马狗贼的大军杀来,深处于川蜀腹地中的我军怕是避免不了全军覆没的下场。”

孙策话音一落,鲁肃不由神色连变,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孙策肃色道:“再者如今公瑾正需休养,不宜下榻,否则一旦病情加重,大夫说了,只怕他是挨不了多久。”

“大都督他!!”鲁肃还不知道这消息,这下一听,顿是神色大变。孙策面色并不好看,摆了摆手道:“川蜀的战事一直以来都不容易,甚至是十分艰难。公瑾不但掌控全盘大局,又要思考计略,又要统率领兵,他肩上所承担的重任,比起我们谁都要重。都是我太过疏忽,也太过依赖他了。”

鲁肃听话,心里虽是焦急,而且他从孙策的语气和神色中看出,周瑜的状况恐怕比他想象中要严重得多。

这时,孙策忽然一沉色,拍了拍鲁肃的肩膀,一副肃穆之色道:“而且有一件事,除了你之外,我无人可以托付。此事事关重大,关及我孙家的未来。我和你说后,未到那个时候,你定要守口如瓶,尤其是对公瑾!!”

鲁肃听话,不由神色一紧,又见孙策神色极其之严肃,不敢怠慢,忙震色道:“肃定遵从主公的指示。”

“好。”孙策听后,又是长吁了一口气,神色方才渐渐好了一些。紧接孙策把身子一转,背过了身,震色道:“子敬,其实对于老贼提出的条件,我其实心里早有了答案。”

鲁肃听话,心头一紧,不由咽了一口唾沫。孙策顿了顿后,紧接又道:“我已经决定好往许昌一趟了。”

“主公!”鲁肃一听,情不自禁地便跪了下来。毕竟孙策此番可谓是为了全军将士的存亡而做出的牺牲。孙策神色淡漠,缓缓又道:“其实我做出此番决定,也有私心的。当然,最重要地是如此一来,我军便可得以保全,另外还保住了与司马仲达一决雌雄的机会。而我虽说是尔等的主公,但同样的我还是一个武人,一个立于巅峰的武人。天下第一强者的位置,对于我来说,甚至等同于天下霸主!!呵呵,所以也不瞒你,我一直认为,比起我,权弟更为适合当孙家的掌权人。因此若是能保住我麾下这些班底,未来尔等定能为权弟做出一番贡献,壮大我孙家的家业!!”

“主公~~!”鲁肃早已流泪满脸,哽咽地叫道。孙策转过身来,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一边扶起已经泣不成声的鲁肃,一边安抚道:“所以,诸位兄弟便允我再任性一回,让我完成我想成为天下第一强者的心愿。与那马家鬼神的一战,乃是我梦寐以求的一战!!至于公瑾那里,是我有负了当年的承诺,我离开后,还请子敬你为说情。最后别忘了我刚刚的话,若真到了那个时候,一定要设法保住我麾下的班底,回去江东,投靠权弟!!”

语罢,孙策重重地往鲁肃肩上拍了一拍,顿时鲁肃只觉肩上有着千斤之重。

那一夜,孙策与鲁肃促膝长谈,直至天亮。

两日后,德阳府衙中,响彻着周瑜怒吼的声音。正见周瑜苍白得可怕的脸上,满脸怒容,披头散发,奔跑在走廊上,嘶声咆哮,在他后面正是满脸复杂的士凤。很快转角处,正见鲁肃带着一干霸王军的重要文武赶了过来。

“鲁子敬,你这害主之贼,你到底收了曹老贼多少的好处!!”却看周瑜手中拿着一柄宝剑,猛地拔出,指向鲁肃,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便朝着鲁肃劈了过去。鲁肃与周瑜本就是挚友,当年正是周瑜举荐鲁肃于孙策。而这对昔日的挚友,如今似乎成了生死仇人一般。

面对着盛怒的周瑜,鲁肃竟也不作反抗,闭上了眼睛。

“公瑾不要!!”就在此际,唯一敢做出反应的就只有程普。程普忙拔出腰间长刀,挡到了鲁肃的面前。只听刀剑击撞,发出一声震鸣,周瑜猛地往后就退,连连咳嗽。士凤连忙赶了上来,扶住了周瑜。

“是你走漏了风声!?”程普见状,老目一瞪,露出几分愠色。

士凤遭到程普喝叱,却不敢言,低下了头。

“怎么!?程老头你还想继续瞒我么!!?好,好一群乱臣贼子~!!”周瑜一听,面色冷冽,嘶声咆哮。周瑜吼罢,怒不可遏的他,就要发作。突兀,周瑜双眸一瞪,哇的一声吐血而出,竟当场昏厥过去。鲁肃见状,顿时神色大变,连忙赶了过去。一干霸王军的文武也连忙纷纷赶去。

当夜,周瑜悠悠醒来,睁开眼睛,朦胧正见鲁肃的身影,顿时神色一怒,正要喝叱。

“公瑾啊,我鲁子敬自知此番罪该万死。你要杀要刮,我鲁子敬悉随尊便。只是主公有重托在身,在没有完成之前,我鲁子敬还不能死。”鲁肃一脸坚定的站了起来。周瑜脸庞抽动了几下,若不是他深知鲁肃的为人,并且深交了多年,他甚至不会再听鲁肃半句废话。

周瑜强忍怒火,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同时他也很想听听到底孙策有何重托于鲁肃。

“主公临走前托付了什么给你。若说不出个道理来,我和你势不两立!!”周瑜咬牙切齿地喊道。

“不能说。”殊不知,鲁肃却斩钉截铁地道。

“什么?!”周瑜先是一阵诧异,然后便瞪起了眼睛。

“不能说。”鲁肃神色淡然而坚定,又重复了一句。

“你找死!!”周瑜怒气冲冲,便要发作,可身体立即便有反应,连咳了好几声,虚弱的身体让他根本发作不得。

“大夫不久前来看过你了。你再这般动气,活不了几日。”鲁肃竟有些冷漠地说了起来。周瑜望着,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他万万没想到鲁肃会以这般口吻和神色和他说话。

“公瑾啊,你怨恨我也好,甚至想要杀了我也罢。我鲁子敬一声坦荡,问心无愧。这是主公的决定,身为臣子,我只能遵从。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可以和你说。也是主公让我转告与你的。”鲁肃沉着色,不紧不慢地说着。

周瑜听罢,却是激动起来,一把扯住了鲁肃的衣袖,好像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把鲁肃拽了过去,急声问道:“快说!!主公要你转告我什么与我!!”

“他要你好好养病,等他回来!当年的承诺,他还未忘!!”被周瑜拽过去的鲁肃,还是一副冷漠的脸色,缓缓而道。

周瑜身子骤地一颤,发愣了一阵后,忽然失去了力气,躺了下去。鲁肃则转过了身子,迈起步伐,往门外走去。

“现在军中状况如何了?”

“司马仲达的人马可有动静!?”

“主公带了多少人马!!”

“鲁子敬你给我回来!!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小人~~!!!”

鲁肃径直走出,眼看着外头的守卫把门关上,鲁肃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周瑜勃然大怒,想要追出去,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虚弱得不行,也只能捶榻怒吼。

与此同时,在距离德阳城不远的川军营地中,正见一身虎煞之气的许诸,驰马强闯川营,川军将士无不惧怕,无人敢去拦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