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9川蜀之战(120)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毕竟如今司马懿还是曹魏的臣子,而许诸不但是曹魏的第一猛将,更是有着虎侯的尊贵身份。因此川军的将士都不敢冒犯,唯恐得罪了许诸,触怒了曹操。

很快,许诸驰马来到了一处大帐前,把马快速一勒后,怒声吼道:“于文则还不快滚出来见我!!”

却听许诸的吼声如同虎啸,赶上来的川军将士都被吓了一跳,神色连变。

少时,大帐中终于有人走了出来,许诸瞪眼望去,先看到一个巨汉以及几员川军的将领,待这些人走出后,神色复杂的于禁方才缓缓走出。

“哼!!好你个于文则,看来你留在川蜀后,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如今连虎侯也敢怠慢了!!”许诸冷哼一声,虎眸凶光闪烁,浑身霍然升腾起一股惊人的虎煞之气,恍然间一头黑白相间的巨虎相势出现在他的身后。

“好可怕的气势,此人只怕不会弱于那孙伯符!!”却看那站在于禁前面的巨汉,正是乌戈国主兀突骨也。兀突骨打量着许诸的同时,许诸似乎也有所察觉,把目光移了过去,眉头一挑,带着几分挑衅之色,向于禁道:“怎么,于文则你竟落魄至此,如今还需靠蛮夷之人庇护,才能在川蜀混下去么!?”

“放肆!!本王乃乌戈国主,你竟敢出言侮辱,废话少说,可敢与本王一战!!?”兀突骨怒声喝道,竟向许诸发出了挑战。

在后的于禁听话,不由暗暗心头一喜。原来他听说细作来报,许诸单枪匹马的赶来时,便吓得当场慌了神。许诸刚烈的性格,于禁十分清楚,而他又猜到川军的将士不敢冒犯许诸,以免会给司马家以及川蜀带来灭顶之灾。万一许诸还记恨着当年的恩怨,一定要找自己麻烦不可,没有个强力助手保护,那可还得了。因此于禁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兀突骨,所以立即命人假借商议战情的名义把兀突骨找来。

而眼下看来于禁的如意算盘,算是打响了。于禁善于察言观色,他早就察觉到这些日子来,兀突骨一心想要复仇,心情暴躁不已,说不定随时都会发作,就像个火焰弹似的,一点就炸。所以当许诸还有兀突骨这两人相遇,大多会打起来。如此一来,凭着兀突骨的能力,就算打不败许诸,起码也能将他挡住。

“于将军,这笔账迟些我会和你算的!!”就在于禁以为自己奸计得逞的时候,兀突骨的声音传了过来。原来他那一点小心思倒也瞒不过兀突骨。兀突骨说罢,一壮神色,瞪起了他的独目,喊道:“本王早听说魏王麾下猛将无数,今日有幸,倒也想见识一下魏王麾下第一猛将的实力!!不知你可敢应战!?”

许诸听话,冷笑了一声,道:“蛮夷鼠辈,虎爷杀你,如屠鸡犬尔!!”

兀突骨闻言,心中怒火翻腾,却不答话,立即命左右取来战马和兵器。

不一阵后,大帐前空出了一片空地,于禁还有一干川军将领都站到了一旁观战,同时许诸这番动静也吸引了不少的川军将士,外头已经围了不少人在看。

此时,却见空地两头,许诸和兀突骨分别立马而站。许诸面色冷酷,并带着几分鄙夷之色,一提手中虎噬宝刀,喊道:“蛮夷鼠辈还不滚过来受死!!”

许诸三番四次的出言侮辱,兀突骨不由大怒,一举手中的象蟒三尖刀便朝许诸杀了过去。

霎时间许诸只觉一股汹涌澎湃的煞气扑了过来,不由神色一震,收起了脸上那几分鄙夷之色,大吼一声,举刀策马迎了上去。

电光火石之间,正见两人霍然交马,兀突骨先发制人,举起象蟒三尖刀劈向了许诸。许诸大吼一声,拧刀挡住,却想要试试兀突骨的力量有多小。

蓬!!

一声乍响,却见许诸的虎噬宝刀竟被兀突骨一刀砍开。许诸神色一惊。兀突骨得势后,神色振奋,立即趁胜追击,挥刀再向许诸斩了下去。许诸迅速挪身一闪,躲了过去后,持刀袭击,搠向了兀突骨的咽喉。兀突骨没想到许诸出手竟如此之快,吓了一跳,急忙躲开,倒也是险险地躲过。紧接许诸发作,舞刀连劈乱砍,杀得兀突骨是险象环生。川军的将士看得心惊不已,惊呼连连。这时,兀突骨猝是猛然发作,奋力一刀劈下,许诸倒也不惧,全力挺刀挡去。两柄神兵再次碰撞,这回却是得到个平手的结果,两柄神兵齐齐往后荡开,兀突骨和许诸也都连人带马地退去了半丈。

“哼!!没想到西疆之外竟也有如此强者!!”许诸这时脸上多了几分对于强者的尊重。而兀突骨也惊异许诸的厉害,听后,沉色道:“虎侯不愧是魏王麾下第一猛将,果真厉害得很!!本王佩服!!”

兀突骨说罢,忽然把架势一收。许诸见状,脸上的煞气渐渐褪去。紧接只听兀突骨道:“还请虎侯见谅,本王前番曾与那孙伯符厮杀,后遭其麾下太史慈暗算,伤了眼睛。如今伤势还未痊愈,今日之战,到此为止可好。”

“哈哈哈!好,本侯也算是见识过乌戈国主的本领。这一战便权且当做平手好了。”许诸大笑几声,说罢,虎眸骤射两道骇人的光芒望向了于禁。于禁没想到会是这般结果,又见许诸的目光望来,不由吓了一跳。同时,于禁心中也正是焦急,原来昨日他便得到了司马懿传来的密函,让他今日统兵准备,只要他的消息一到,立即率兵杀往德阳。眼下许诸在此,只怕会是坏了大事。

“好了,本侯奉魏王密令,接下来有要事与于将军商议。不相关的人都散了吧。乌戈国主,下一回等你养好了伤,本侯再领教领教你的厉害!!”许诸忽然从战马上跳了下来,向于禁那处走去。于禁见状,有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想要喊川军的将士拦住许诸,却又忽然记起眼下司马懿名义上还是曹操的臣子,不由心头一紧。

转眼,许诸已走到了于禁的身前,瞪圆了虎眸,虎视眈眈地望着于禁。于禁心里暗暗叫苦,却又不敢得罪许诸,连忙伸手道:“还请虎侯入帐说话。”

许诸听话,遂是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点了点头后,便往帐篷内走了进去。兀突骨见于禁不敢反抗,川军的将士也是一样,自也不趟这一趟浑水,站到一侧,眼观许诸和于禁分别走进了帐内后,便也旋即离去。

少时,正见许诸径直地走到了帐中虎皮大座,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嘿嘿一笑,道:“于文则看来你这日子过得还真不错啊。难怪你都不想回去魏王那里了。”

于禁听话,连忙作色道:“末将不敢。魏王对末将恩宠有加,末将在这川蜀中可是日夜思念魏王。只是这川蜀这些年来实在不太平,末将和司马大人都在设法为魏王守卫疆土啊!!”

“哼!!放屁!!”突兀,许诸面色一冷,怒声喝叱起于禁,脸上更是逐渐布满了浓烈的杀气。于禁一看,吓得连忙跪了下来,叩首道:“末将说得都是肺腑之言,若有半句虚词,愿任由虎侯处置!!”

“哈哈,你这于文则可还真能装!!你的心思,无论是魏王还是大伙可都一清二楚。你躲在这川蜀之中,想必就是盼望那司马仲达有一日能够在川蜀称王,到时候你也可从中得利,成为一方领主,封侯甚至是成为一方之王!!”许诸大笑两声,虎眸猝是眯了起来,冷声喊道。于禁听得一阵心惊胆战,忙叩首道:“末将不敢,绝无此逆心,还请虎侯明鉴!!”

“罢了!!本侯劝你最好还是收起你那点小心思!!此番魏王和北方马贼之战,可是势在必得!!待魏王收拾了那马贼后,天下再无人能与魏王争锋!!魏王一统天下更是迟早之事。至于你和司马仲达这两个跳梁小丑,到时若胆敢造反,魏王必率领魏国上下,将尔等还有尔等的爪牙尽数歼灭,一个不留!!”许诸怒声咆哮,声音如同虎啸一般,吓得于禁颤抖不止。

许诸见于禁如此胆小懦弱,不由暗暗笑了起来,遂道:“魏王有令!!即日起,由司马仲达所统领的一干部署,立即撤军,并与孙伯符的霸王军休战!!若有人敢不接令,立即视为反贼!!”

于禁一听,顿时神色大变,他倒也没想到许诸单枪匹马前来,却敢如斯之强硬。

一时间,于禁不禁在想,莫非曹操已经纠集大军,准备杀入川蜀。否则这许诸哪来这天大的胆子!?

“怎么,还不快快接令!!莫非你真要造反不成!?于文则我看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这时,许诸冷冽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于禁听话,不敢怠慢,连忙先是领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