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0川蜀之战(121)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正见通往德阳城的西边官道上,大批的川军人马宛若洪潮之势,正是朝着德阳城的方向火速进军。

就在这时,蓦然一彪人马拦住了这大批川军的去路。正见为首一员统将,正是司马懿。司马懿正见前方那彪人马中,竟然举着魏国的旗帜,顿时面色骤变。

“我乃魏国来使,还请州牧大人前来一会,大人正在等候!!”这时拦住川军的那彪人马中,正见一人赶了出来,吆声喝道。司马懿听了,一沉神色。这时,只见司马懿的两个儿子以及张翼等将领都赶了上来。

“爹爹,这魏王忽然派使者前来,莫非是想阻扰我军与孙贼的战事?”司马昭面色肃穆并有些沉重,早些日子他便总有些心绪不灵,没想到在这节骨眼的时候,果然出事了。

“原本这孙贼就是曹老贼给引进来的,如今竟还敢派使者前来阻扰!!实在是欺人太甚了!!主公,倒不如反了便是!!”一员川军将领怒气冲冲地喊道。

“不可!!我大伯以及他的家眷如今尚在曹老贼的手中。爷爷这些年来对大伯日愈思念,甚至思念成疾,如今更是卧榻在床。若是我司马家反了,大伯还有他的家眷必遭曹老贼的毒手!!”司马昭听话,顿时神色一紧,喊道。

司马懿这时神色已好几番变化,随即一凝色,道:“昭儿还有师儿你俩随为父一同前去。眼下还不是和曹孟德撕破脸的时候。为父倒要看看曹孟德这回又有什么伎俩。”

少时,司马家父子三人驱马赶到,却见军阵中央有一架马车。马车旁的守卫,司马懿一眼就认了出来,竟然是曹魏中以勇悍著名的虎卫士。而这些虎卫士可是曹魏第一猛将许诸的麾下。

“莫非是那许虎痴来了!?”司马懿万万没想到曹操竟会在这般敏感时期,派其麾下第一大将深入川蜀。

“呵呵。仲达许久不见,比起当年贾某在洛阳时见你,如今显得精神奕奕多了。果然,贾某当初没看错人,你非池中之物,一旦机会来了,必化蛟龙,翱翔九天!!”这时,却见马车窗旁的帘子打开,并传出了一阵浑厚的笑声。此声一出,司马懿顿时神色大变,连忙下马。司马师和司马昭还未反应过来,不过见其父这般反应,自不敢怠慢,连忙也下了马。

“司马仲达见过军师大人!!这是我的两位犬子,还不快快拜见军师大人!!”司马懿神色紧张,立即叩首而拜,肃色向身后的司马师以及司马昭喝道。司马师和司马昭不敢造次,速是依照司马懿的吩咐,毕恭毕敬地跪下拜了礼。

“呵呵,你的这两个儿子一看都是出色的人才,未来可都是我魏国的栋梁啊。”马车上的贾诩见了司马懿的两个儿子,双眸骤是射出两道精光,盈盈笑道。司马懿一听,倒是心里有些发寒,忙道:“军师大人谬赞了。这两个不成器的家伙,才学浅薄,难堪大用。”

“好了。此番贾某前来可是奉了魏王的要命,还请仲达上马车来一叙。贾某与仲达好生商议一二。”贾诩淡淡地把目光收了回去。司马懿见状,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遂是向司马师以及司马昭分别投去眼色,示意他们万万不可轻举妄动。司马师和司马昭皆是会意,回以眼色。一阵后,司马懿上了马车,而司马师以及司马昭站到了一旁。司马师神色沉肃,眼看这虎卫军的将士各个神情冷冽,眼神更是时不时有凶光闪烁,不由有些忧心起来。而司马昭则是一脸好奇地打量着马车,刚刚见到贾诩这个人物时,在他内心引起了很大的涟漪。尤其司马昭感觉到他刚刚眼神从自己身上瞟过时,竟是有一种心惊胆跳的感觉,浑身毛皮都竖了起来。

“如今曹操麾下首席谋士兼军师之位的正是那毒士贾文和。爹爹刚刚称此人为军师大人,应该就是此人了。这人物可不简单,刚刚一刹那,就连爹爹的气势也被他压下去了!!而且爹爹还是在自己地盘,身后有着数万大军在支援!!”司马昭暗暗腹诽,越想越是觉得出奇。

不知过了多久,贾诩和司马懿一起下了马。司马懿神色极其难看。而司马昭不由有些紧张起来,遂是拉了司马师一把,向司马师暗中做了一个手势。司马师会意,立即点了点头,把手往腰间宝剑偷偷地移了过去,随时准备厮杀。

另一边,贾诩倒是十分地平静,笑道:“可惜此番魏王与马贼之战,仲达你因有要务在身不能参与。否则有你在侧,贾某也不惧那所谓的卧龙、凤雏。”

“军师大人说笑了。魏王身旁有军师大人还有荀大人两位旷世奇才,哪有仲达插嘴的份。不过只要魏王需要,只管派人传信,仲达定速领大军,前往救援!!”司马懿沉色喊道。

“呵呵,好!!仲达忠心耿耿,回去后,我定会向魏王回复。不过有一事,贾某倒想问问仲达是什么看法?”贾诩盈盈一笑,说着说着忽然话锋一转向司马懿问道。

司马懿听话,不敢怠慢,忙震色道:“军师大人请说。”

“仲达,你认为此番魏王与马贼之战,到底谁会最终得到胜利?”贾诩不紧不慢地说道,忽然伸手抓住了司马懿的手腕处,面色沉肃地问道。

司马懿忽然被贾诩这么一抓,心跳不由骤然加快,而其实此时贾诩正探着司马懿的脉搏。司马懿连忙肃色,一副认真的样子,答道:“魏王乃乱世英雄,不但有经天纬地之才,更有神鬼莫测的雄才韬略。马贼不过一介武夫,纵然身边有卧龙、凤雏相助,也弥补不了武夫天生嗜战好胜的天性,一旦魏王能够把握时机,必能借此重挫马贼,从而取得最终的胜利。”

司马懿说的话听上去好像是毫无营养,不过其中却是有着一个十分关键的重点。而贾诩一听,似乎很是满意,点了点头,遂是松开了手,颔首道:“仲达的看法亦是贾某心中所想也。”

司马懿闻言,不由松了一口气,然后神色一肃,毕恭毕敬地拱手一拜。随后贾诩和司马懿又是细谈了一阵,司马师和司马昭见司马懿没有任何指示,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一阵后,司马懿赶了回来,而贾诩也重新上了马车。司马师和司马昭连忙迎了上去。却见司马懿神色黑沉得似乎快要滴出水来,司马师和司马昭还未来得及问话,便听司马懿冷冷道:“让众将士退后百丈扎据,没有为父的命令,不得轻举妄动。”

司马师和司马昭听话,不由神色一变。司马懿见兄弟两人愣住,露出几分不悦之色,道:“还不快去执行!?”

司马师和司马昭听令,又见司马懿神色难看,不敢怠慢,连忙领命,随后上马,先往赶回传令。司马懿随后上了马,这时马车上的贾诩正好探出头来,司马懿速是毕恭毕敬地又是拱手一拜。贾诩笑了笑,遂是下令离开,虎卫军的将士听令,立即行动起来,护送着贾诩所坐的马车迅速地离去。

当日,眼看快要到黄昏时分。却看川军扎据的大军之中,气氛显得颇为压抑,川军一众将士都显得茫然和急躁。毕竟眼下正是大好良机,只要攻破德阳,以孙策为首的霸王军便将会落得全军覆没的下场,如此一来川蜀便能再次恢复和平。可在这关键时候,作为主公的司马懿却忽然下令撤军百丈,扎据不动,将士们都想不懂司马懿到底是有什么考量。不过他们却都知道,司马懿会忽然做出如此决定,肯定是与今日所来的魏国使者大有关系。

这时,却见一批人马赶了过来,川军的将士见状,速是连忙戒备起来。不过很快司马懿却下令不可轻举妄动。不一阵后,正见那一批人马赶到,不过紧接大部分的人马却往后撤,仅有一部分人往前赶了过来。司马懿急是震色一望,正见为首一人赫然正是自己的大哥司马朗也。司马懿见了,不由激动起来,连忙上马,急奔而去。司马师和司马昭见状,也激动起来,也纷纷上马,紧随司马懿身后。

“大哥!!”司马懿急是把缰绳一勒,停下马后,翻身下马,忽然就在一个身形瘦弱,面虚发黄,满脸胡渣的男子面前跪了下来。

“仲达啊!!你这又是何必呢,你这么一来,岂不把司马家的前途都断送了。你这让为兄日后九泉之下,如何有颜面去见司马家的列祖列宗啊!!大哥实在是愧对你,愧对司马家列祖列宗!!”却看眼前这邋遢的中年男子,竟然就是当年风度翩翩,在洛阳名士中享誉美名的司马朗。司马懿脸庞抽动,眼泪哗地就流了下来,道:“是小弟无能,让大哥受苦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