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4鬼神斗巨枭,四方烽火起(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乍眼一望,大约也有数千人众。

这时,曹纯的副将赶了过来,也望到了对面的状况,不由急声向曹纯劝道:“将军,敌方正有援兵赶来。我军刚杀了一阵,不宜应战,眼下敌军的营帐已被我军烧了,我等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当速速撤走,不必恋战。”

“哼!!此战乃是我军的第一战,当应大胜而归!!再说了,正是我军将士刚赢了一战,将士们士气正高,才要再接再厉!!”曹纯冷哼一声,震色喊道。其麾下副将听话后,却显得谨慎起来,道:“可是马贼麾下素来是猛将如云,不乏高手,我等却也不知此时马贼军中来的是什么人物,万一遇上棘手的强敌,只怕!!”

“闭嘴!!”曹纯听话,勃然大怒,猝是一挥手中钢枪,朝着他那副将扫了过去。眼看曹纯的钢枪快要扫到那人时,钢枪却猝然停了下来。

曹纯的副将没想到曹纯会如此大动肝火,吓得冷汗直冒,不敢说话。

“马贼麾下虽是猛将如云,可我曹魏却也不缺英雄好汉!!众人听令,速速列阵,准备厮杀!!”曹纯性格刚烈而又傲气,加上他一心想要为自军取得一个完美的开头,故眼下已经铁定心要与鬼神军厮杀。

一众将士听令,却也没有怯战,反而正如曹纯所料那般,士气正高,迅速地便在曹纯所在的高地下方列起了阵型。

不一阵后,正见赶来救援的鬼神军倏然杀至了曹纯麾下所列的阵前。曹纯此时也赶军阵前方,立马而候。

曹纯定眼望去,正见鬼神军中一面硕大的旌旗迎风飘扬,旌旗上大书着一个硕大的‘梁’字。原来率领这支人马的赫然正是鬼神军中颇有美名,智勇双全的骁将梁习。

梁习手提着一杆三尖刀策马而出,眼见着前方敌军阵前的曹纯,立即肃色喝道:“此乃我军境地,尔等曹魏鼠辈何故来犯!!?”

“哼!!如今天下无主,魏王仁德兼备,乃民望所归,这天下当应由魏王统辖,如此乱世才能尽早结束。但凡与魏王作对的,都是乱臣贼子,祸国殃民!!我劝尔等识相的,立即弃械投降,魏王仁义,定不会亏待尔等!!”曹纯傲然回应,身上更有几分霸气。随着曹纯话音一落,其身后的人马更是齐声附和,声势惊人。

梁习一听,面色一冷,鬼神军素来以勇悍之名闻名天下,并且击败过无数强敌,面对同样是以骁勇名扬天下的曹魏军,他们却也不会畏惧。

“简直是一派胡言!!本将军再说一遍,立即撤军!!否则休怪我等杀人了!!”梁习冷声喝道,脸上杀气腾腾,他虽然更偏向为一员智将,但到了战场上,却丝毫不缺血悍之气。

“哈!!我曹纯从来最不怕就是别人威胁我!!因为威胁我的人最终都会死在我的枪下!!”曹纯听话,冷笑一声,一副强硬的态势喊道。此时,梁习身旁赶来一人,向梁习示意。梁习会意,立即大声喝令厮杀。随着梁习喝声一落,曹纯立即也下令出战。却见曹魏军行动极快,甚至比先下令的鬼神军出动的速度更快。

眼见着曹魏军气势汹涌地杀来,梁习却忽然下令,让阵前的将士往两旁散开。随着梁习令声一落,其麾下人马迅速行动起来。曹纯见状,冷然一笑,还以为梁习胆怯,想要逃撤,迅速一拍战马,加快速度,并喝令让身后的将士加速冲杀。

就在这时,突兀只见梁习拨马撤到一旁,一排排手提弓弩的鬼神军将士陡然冒出。曹纯看得眼切,不由神色一变,但却没有乱了阵脚,毕竟他们曹魏军的装甲精良,寻常箭矢根本不能轻易射穿。

“发射!!”梁习面色冷冽,纵声喝令。随着梁习一声令下,其麾下弓弩手立即张弩发射。霎时,只见连片飞矢射向了曹魏军的将士。曹纯怒声一吼,挥起手中钢枪拨挡起来。其麾下将士也迅速地各舞兵器,拨挡射来的乱矢。一波乱矢过后,正如曹纯所想一般,其军将士凭着精良的铠甲并无造成太大伤害。

“加速冲杀!!把敌方的弓弩手全都灭了!!”曹纯怒声吼道,弓弩虽然克骑兵,但一旦骑兵近身,弓弩兵就只有挨打的份。

不过就在此时,猝然只听连道弓弩震动的乍响陡作,又是一波乱矢射了过来。曹纯这才反应敌方用的乃是连弩,不由神色一惊,急忙下令小心。转眼又是一波乱矢密集轰打,这回不少曹魏军的将士都被射翻落马。曹纯勃然大怒,只不过很快他的脸上一变,甚至露出了几分惊慌之色。原来曹纯又见敌方弓弩手又把弓弩瞄向了他以及他身后的麾下。

“射!!”梁习振声喝令,鬼神军的弓弩手立即又是发出一顿猛射。霎时间曹魏军的将士被射得猝手不及。而接下来梁习麾下的弓弩手所用的连弩,几乎无间隔地发出了近七、八回连环攻势,因为两军相距不过数十丈距离,在如此短的距离下,梁习麾下弓弩手轻而易举地便将曹纯的麾下射得轰然溃散。不得不说,梁习谋略和心机都实在可怕。他来到战场后,便迅速地制定好战略,然后又见曹纯为人倨傲,行事冲动,而又贪功,便故意相激,紧接示弱,诱得曹纯引兵来杀时,却也不立即用诸葛连弩一下子便发出连环攻势,待曹纯放松戒备再发以连环攻势。

在梁习深谋计算之下,曹纯其实败得不冤,所幸他的部下刚刚及时保护住他撤退,因此曹纯并无受伤。

“啊啊啊~~!!气煞我也~~!!”只不过在心灵上,曹纯可谓是大受打击,信心受挫,双眸发红,怒声咆哮起来。

梁习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曹纯,一声令下,率兵趁胜追击。曹魏军将士的阵型已经溃散,加上受伤严重,根本抵挡不住。不一阵,梁习便率兵杀破了曹魏军阵,其麾下更是擒下了大量的曹魏军将士,夺下精良铠甲以及兵器不计其数。而曹纯已经顾不得部下,狼狈逃命。梁习引一队精锐人马迅速追击。正逃的曹纯听得身后杀声逼近,不由扭头往后一望,果然正见梁习带着一支人马追杀过来,心中万分恼怒,但却又发作不得,只能死咬牙关,继续驰马狂奔。梁习见曹纯等人战马速度极快,距离越拉越大,眼见此状,迅速地把手中三尖刀丢给了身侧的一员将领,然后迅速地取了背后宝弓,搭弓上箭。

咻~~!!一阵后,只听一道破空乍响猝而响荡,曹纯心头一惊,感觉背后生凉,连忙挪身急闪。

须臾,只见一根飞矢从曹纯身边倏地掠飞而过。曹纯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快马急赶。梁习随后又是引兵追了一阵,蓦然前方不远,杀声响荡,风尘大作,似乎曹魏军有援兵正往杀奔而来。梁习见状,并无继续急追,连忙一拨战马,下令撤退。

不一阵后,曹纯那支残兵正与一支赶来的大军相遇,只见对面为首一员大将,虎躯雄伟,狼目生光,赫然正是曹魏军第一先锋大将夏侯惇是也。

“曹纯你怎落得如此狼狈!!?”夏侯惇怒目圆瞪,忿声问道,此乃两军的第一战,曹纯理应大胜而归,以壮三军士气,如今却落得这般狼狈,夏侯惇自然心中恼火。

曹纯听话,也不敢推卸责任,连忙下马,单膝跪下,一脸愧色地道:“末将无能,本以烧毁敌军营帐,但因贪功,又中了敌军诡计而落败,丧失了大量人马,罪该万死,愿领罪受罚。”

“你!!”夏侯惇一听,本想怒声喝叱,但想到曹纯乃是曹氏世家中的中流砥柱,加上又是曹仁的胞弟,遂是强忍了怒火,但却也没有什么好脸色,道:“罢了!!先收兵回去,待魏王来了再让他来处罚吧!!”

曹纯听话,不由神色一变,想到自己此番不但让曹魏军丢了脸,也让他们曹氏世家丢了脸。性子倨傲的他,岂能忍得了这般耻辱,此时甚至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刚刚他宁愿留下与敌军拼个鱼死网破。

“魏王过来应该还有一些时日。你还有机会戴罪立功,不过绝不可再贸然行事。马贼麾下不仅仅是猛将如云,其中更不乏智略兼备的上将之才,你得多加小心。马曹之战,涉及重大,就算说是事关天下归属,也不为过之。”夏侯惇似乎看出了曹纯的想法,低声而道。曹纯听了,心头一震,望向夏侯惇的眼神里不由多了那么几分感激之色。

于是,夏侯惇以及曹纯收兵回撤。当日回到营帐中,夏侯惇速寻来麾下一干文武紧切地商议起对策。就在此时,忽然有人赶来禀报,一番话后,夏侯惇猝是脸色大变,惊愕不已,不过很快却又是满脸的激奋之色。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